两性情感

当前位置:  女人网 > 两性情感 > 恋爱

放下一个很爱的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恋爱

2019-12-06 13:57:12

来源:女人网

责任编辑:郑颖

爱恋不过是一场高烧,思念是紧跟着的好不了的咳,是不能原谅却无法阻挡。恨意在夜里翻墙,是空空荡荡却嗡嗡作响。

文章来源/公众号 衷曲无闻(ID:zhongquwuwen)

放下一个很爱的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01

小艾大学谈了四年的男朋友恩泽,是个完美的翩翩少年,一些不可抗的原因,两人毕业说分手。

换了号码,取关微博,删掉微信,断了全部联系。只是恩泽已经成为小艾生活的一部分,无处不在。

当初为了攒钱带小艾去吃一次日本料理,恩泽在宿舍吃了一个多月的泡面,自此她不再去日料店;当初恩泽告白的时候唱了一首《喜欢你》,后来每次听到这首歌,她都有一些恍惚。

小艾痛经的时候,恩泽会偷偷在男生宿舍熬好红糖姜茶;小艾的宿舍没有热水,恩泽坚持每天去开水房排队打四瓶送去楼下。

刷手机看到一些女孩穿婚纱拍毕业照的新闻,小艾总在期盼着下一秒,恩泽会向她求婚。

刚分手的那段时间,小艾的心像是被挖走了一块,没有哭没有闹,只有反常态的沉默。

她总觉得没有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日子,回忆那些没有认真待他的片段,总在想当时要是如何如何,那该多好。

共度的画面一帧帧浮现在眼前,下意识地笑,似乎他就藏在前面那个街角,深吸一口气,还可以闻到他的味道。

与君欲终老,终是梦一场。让我感激你,赠予空欢喜。

02

转眼过去了三年,小艾要结婚了。

这三年来,他们都没有去打听对方的消息,未婚夫很爱她,她想起恩泽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去领证的前一晚,小艾鬼使神差去恩泽的微博主页逛了一圈,发现他很少再写伤春悲秋的文字,多的是旅行健身的内容。

直到翻到两年前,小艾才意外发现恩泽点赞过几次的一个微博,是他新开的小号。小号为数不多的原创,几乎都能对号入座到小艾身上。

小艾喜欢哆啦A梦,梦想是在婚礼上把穿着婚纱的哆啦A梦当作捧花。

恩泽在微博里写,去日本毕业旅行,买了成套的公仔,终于找到了穿着婚纱的哆啦A梦,好想匿名打包寄给你,却不知道是应该寄给19岁在教室里准备考四级的你,还是寄给几年后要嫁别人的你。

恩泽和小艾确定恋爱关系后过的第一个生日,她亲手做了一个提拉米苏的蛋糕,因为没有经验,做成了黑暗料理,他却吃得眉开眼笑,提拉米苏的寓意是“记住我”。

放下一个很爱的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微博里有一张照片,是恩泽坐在高档的茶餐厅,桌子上放着品相极佳的提拉米苏蛋糕,配的文字是“忘不了,很难吃”。

恋爱的时候,他们在周末抱在空荡荡的教室追剧,很喜欢的日剧《仁医》有一段对话:

“好想变成雪啊,这样就可以落在先生的肩上了……” 

“若是先生撑了伞呢?” 

“那就落在先生的红伞上,静载一路的月光。” 

“若是先生将雪拂去……” 

“那就任他拂去,能在他的手掌上停留一刻,便足矣。”

微博里是下雪的场景,恩泽问,要是我们都没有撑伞,是不是就可以一起走到白头?

小艾本以为,只需二三月,恩泽就可以开启一段新恋情,念念不忘的只有自己。

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年,她还是玩不过他的深情和浪漫。

03

李宗盛在《给自己的歌》里唱:

爱恋不过是一场高烧,思念是紧跟着的好不了的咳,是不能原谅却无法阻挡。恨意在夜里翻墙,是空空荡荡却嗡嗡作响。

但我却觉得,真正放下一个人,不是空空荡荡却嗡嗡作响,也不是心里缺了很大一块,而是我继续进行着我的生活,吃饭看书追剧,旅行健身烘焙。

年少的时候分手,我们总要抢先更换签名,改头像,删掉联系方式。

现在一段故事到了结尾,是你仍旧在我心里,再想起时却没有了波澜,不会偷笑也不会失落,仅仅是一个认识很久的人,曾用力爱过。

就像一首曾经很喜欢的歌,旋律每次一响起,还是会无意识地哼几句。可我们怀念的并不是这首歌,只是突然想起那个塞着耳机写数学题,百思不得其解的自己。

放下一个很爱的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思念一个人的心,就像一条疯狗,你把它关在门后,听到它日夜狂吠,如果你不理会它,时间一长就习惯了。

直到哪天你想起来好像它好久没叫了,打开门一看发现狗已经死了。

也许直到你老了,死前的某一天,会在云端看到狗的身影。它在远远地看着你,眼神中尽是抱歉与温柔。

当你不能再拥有一个人的时候,就算心里还在翻江倒海,最后的温柔的也应该是不打扰。

04

之前读过一篇文章,题目叫《为数不多的糖》,里面有这样一段:

青春期的少年对于爱情有太多的幻想,往往因为得到的太少而攒下失望和寞落,但是我从未后悔。

直到现在我也觉得那些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写的关于她的信笺和日记,牵手时的汗滴,拥抱里的温暖和奇妙,马路上的嬉笑,太阳下的伞,热闹人群中的悄声细语,傍晚的操场,拥挤的地铁,难吃的寿司,美味的印度菜等等等等,都是青春给我留下的为数不多的糖。

时间最大的魔力,是总能促成两件幸事。

一件是很久很久以后,终于将我对你的爱消耗殆尽;一件是很久很久以前,我遇见了你。

在爱情还没开始以前,你永远想象不到自己会那样疯狂地爱一个人;在爱情结束以后,你也无法想象那样浓烈的爱竟然也会消失。

我们都应该感激,在最美好的年纪,能有幸同一个唇红齿白笑意嫣然的少年相识,共同走过一段路。

因为太年轻,我们把爱和恨都看得太过激烈,以至于分手时恨透了对方,所以恶语相向,转身不如路人。可就算下场狼狈不堪,也好过从未遇见。

莫不如放下吧,把所有美好的、糟糕的都一并放下,去拥抱更好的生活。

你吃过一块糖,那种甜甜的味道,很美好。

作者简介:衷曲无闻,简书作者,已出版《这世间没有不可安放的梦想》。微信公众号:衷曲无闻(zhongquwuwen)

相关阅读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