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情感

当前位置:  女人网 > 两性情感 > 情感口述

五十年代,为了活下来,他把孩子卖给了人贩子。

情感口述

2020-03-26 11:32:35

来源:女人网

责任编辑:郑颖

爷爷走的那天,我们都未来得及送他最后一程。

五十年代,为了活下来,他把孩子卖给了人贩子。

01

爷爷走的那天,我们都未来得及送他最后一程。

屋外下了一整夜的磅礴大雨。洪水漫过了河堤,淹没了不少田地,泛黄的泥水让人犯了愁。

我是在清晨被一个噩梦给惊醒的,整个人心神不宁。

我妈一向起得早,她嘟哝了一句,你爷爷房里的灯好像亮了一夜,要不你去看看是不是有啥事?因为爷爷一向不待见我妈。

清晨的寒气重,我披了一件薄棉衣就下床了。

爷爷的房门虚掩着,我轻手轻脚的推开,却发现他耸拉着脑袋,穿了一件泛白的秋衣坐在床边一动不动,床边还放在烧了一半旱烟。

我没觉得有什么异样,连唤了好几声“爷爷”,伸手去碰了碰他,他冰冷的身体让我打了一个寒颤。

我有点害怕,又用手指试了试他鼻尖的呼吸,然后整个人就傻了。我一下瘫坐在地上,不知所措的大哭起来。

一边哭,一边喊着,“妈妈,爷爷怎么不动了。”

后来,我才知道爷爷走了,永远永远的离开了我。

我爸不在家,我妈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吆五喝六的搓着麻将。

得知爷爷离世的消息,他淡淡地回了一句“知道了。”他一向都是这样,对于爷爷,他始终像个外人,那种骨子里透出的冷漠让人心寒。

那天傍晚,爸爸冒着大雨深一脚浅一脚的回了家。

我妈跟他吵嘴,“这是你亲爸,他现在死了,你就算做做样子,也要表现得孝顺点。别让外人落下口实。”

我爸很平静,死了好,死了那些债就没主了,一切都结束了。

五十年代,为了活下来,他把孩子卖给了人贩子。

02

爷爷一共结过两次婚,奶奶是他第二任妻子。

爸爸出生的时候,爷爷已经40多岁了。他爱喝酒爱抽烟,写得一手好字,家里的藏书都是成箱成箱的。

那几年家里闹饥荒,所有人都下地去干活了。爷爷每天叼着他的旱烟弯腰驼背的走街串巷,问有没有人要代写信的。

我奶奶气不过,骂他装腔作势,饭都吃不饱了,还有谁买字,你就不能打理好自家的一亩三分地?

我爷爷淡定的说,卖字也是生计,怎么能算是装腔作势呢!

我奶奶感叹自己命苦,她一边忙着把我爸养大,一边打理田里的活计。家里没吃的了,我奶奶就去挖树根,挖野菜,或者走街串巷讨口吃的。

我爸9岁那年,奶奶怀上了小姑姑。生她的时候,奶奶已经瘦成了一把皮包骨。最后,几经折磨还是难产死在了床上,留下了襁褓中的小姑姑。

日子仿佛一眼就能看到头,他们都来不及悲伤,就被婴儿的哭叫声给惊得手忙脚乱。

小小年纪的爸爸成了家里的劳动力,他挑水劈柴,像个小大人一样照顾姑姑,给她把屎把尿。靠着邻居伙的帮衬一点一点把她养大。

爸爸对姑姑的感情很深,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没有人可以质疑。

一家三口总要生活下去,爷爷被逼的没有办法才开始下地劳作。可是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直到三年后的某一天,他提回来一小块肉,说今晚加餐可以吃上肉了。

我爸一脸兴奋的开始生火烧水。

几块边角的肥肉条子扔进锅里,发出滋滋的声响,那香味让他们馋得直流口水。我爸说那是他这辈子闻过最香的肉味,也是最令人反胃的。

肉上桌了,一家人还没开始动筷子。家里突然来了一对陌生的中年男女,穿得很规整,还提着一筐用油纸裹住的手工油饼。

他们满脸笑容的问,都准备好了吗?爷爷忙不迭地点头。

那个男人把一匝钱递给了爷爷,爷爷搓搓手显得有点局促,小心翼翼地接过钱连声道谢。

爷爷把姑姑搂在怀里,用力的抱了抱。他似乎有些犹豫,踌躇了一会儿还是放下了姑姑,然后摆摆手让他们带着她赶紧走。

姑姑被他们硬牵着往外走,不知所措的她拼命地挣扎和哭泣,一直着急地叫着 “哥哥”,因为她最喜欢说这两个字。这两个字是她所有安全感的来源。

哭声越来越大,却也越来越远。

爸爸突然反应过来,狂奔出去准备追他们。爷爷一把把他拉了回来,然后把他关进屋子里反锁了房门。

他在屋里哭得撕心裂肺,用脚不停地踹门,木板子反弹回来的力量,让他的脚痛得渐渐无法站立。他又用手去掰扯窗户上的钢筋条,窗户丝毫未动,可是他已经满手鲜血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人带走了小姑姑,他瘫坐在地,那种无力感,根本无法言语,他失去了最重要的人。

那一年,爸爸12岁。

五十年代,为了活下来,他把孩子卖给了人贩子。

03

爸爸在家里睡了整整三天。

第四天的时候,他突然很平静的问爷爷,什么时候把我也卖掉?

爷爷一听就起火了,暴跳如雷的样子,你说什么鬼话,你是我儿子。不卖掉你妹妹怎么办?我们爷俩总要活下去,再说她去的地方以后可以吃香的喝辣的,生活的比我们都好。

爸爸又哭了,他把姑姑的那些小玩意还有衣服都封箱装了起来。他变得越来越沉默,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

爷爷用卖姑姑的那匝钱,给爸爸找了一个学校。

10岁的爸爸终于可以上学了,他是班里年龄最大的孩子,别人都开始学普通话的时候,他一张嘴是满口家乡话,同学们都哄堂大笑,羞得他满脸通红。

两人之间再也没有提及过关于姑姑的事情,仿佛她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家一样。

姑姑成了两个人之间再也无法愈合的伤口。

爸爸私下找人问过姑姑的下落,可是邻居们都说那些人不是什么好人,都是些人贩子。让他别再找了,找不着的。

那个年代,贩卖孩子的事情随处可见。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一手拉扯大的妹妹会被自己的爸爸给卖掉。

爸爸那时候经常做梦,他梦见姑姑向他摇摇晃晃的走来,一边走一边奶声奶气的叫,哥哥,抱抱。

一觉醒来,眼泪早已湿了半个枕头。

爷爷依然每天叼个旱烟出去转悠,逢年过节有人找他写几副对联,或者帮人代个笔什么的。这些小打小闹的收入根本不足以支付家里的生活开支。

爸爸很机灵,他利用放假的时间,每周下水摸鱼摸虾,钓螃蟹,挣点学费和生活费。

在这种环境下的成长的爸爸,变得早熟而又坚强。

时间过的飞逝,爸爸一晃考上了高中,他真的很争气。那时候的高中相当于现在的大学。

爷爷脸上有光了,出个门脖子仰得老高,虽然他的背越来越驼,但是不妨碍他的得意。

父子之间能说的话越来越少,有时同在一个屋檐下,却能沉默一整天。

那些深藏在心底的伤痛像藤蔓一样肆意生长,清晰而又让人无法释怀。

五十年代,为了活下来,他把孩子卖给了人贩子。

04

高中毕业后的爸爸,因为品学兼优被学校推荐去了水利局工作。

这下他彻底成了爷爷口中炫耀的代名词,他走路带风,左一句右一句都是,“我儿子怎么怎么牛。”

原以为有些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慢慢地消散。直到一个人找上门来,他让爸爸和爷爷变成了这辈子永远都绕不开的仇人。

那个人是爷爷头婚的儿子,叫明城。当时离婚后被女方带走了。

爸爸平常工作忙,爷爷觉得生活太孤独,通过以前认识的老朋友主动联系上了他。

明城比爸爸大上一轮,一直没个正经工作,人也不是特别踏实,四十好几的人了,一直都没成家。

爷爷把他带回家后,明城开始和爸爸称兄道弟,整天在家游手好闲,没事就把爷爷哄得团团转。

爷爷开口让爸爸给他找个工作,爸爸不答应,毕竟自己也算是吃国家饭的,哪能随便给人开后门,这不是落人口实吗?

见爸爸怎么都不同意,爷爷软磨硬泡了一阵就放弃了。

可是,没多久警察就找上门了,说爸爸贪污公款。届时他是局里的副局长,前途一片光明,怎么会被人扣上这样的帽子。

爸爸收监后被人告知,有人利用他的名讳收受贿赂,被人举报了。

他怎么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就犯事了。

直到爷爷哭丧着脸来见他,他才知道事情的原委 。整个人被当头棒喝,泼了好大一盆冷水。

原来明城一直怂恿爷爷帮他找个金饭碗。因为爸爸的缘故,好多人都认识爷爷,都想通过他来结识爸爸,好以此沾沾光捞点油水。

爷爷介绍了许多包工头给明城认识,想让他多点路子可以选择。没想到,明城以爸爸的名义收受贿赂了10万块钱,最后没给人家办事,卷着钱跑路了!

10万在当时是个天文数字,爸爸一下崩溃了,虽然事情不是他做的,但是总归与他有关。

他主动坦白所有的一切,包括爷爷告诉他的那些事情。

他当着爷爷的面声嘶力竭的嘶吼着,“当初妹妹被你卖掉,我被你害成如今这幅德行,你的良心不会痛吗?你还活着做什么?!”

白发苍苍的爷爷,掩面痛哭起来。好似他白活这么多年,不管是对于家庭,还是对于子女,他没有尽到任何义务和责任。

是他引狼入室,是他毁了爸爸的一生。他悔不当初,可是又有什么用,一切都晚了。

爸爸因为连带责任被判了三年刑罚,而且被局里开除了。明城被通缉了,没多久也被抓捕归案。

05

我爸出狱时,已经快三十岁了,两个鬓角依稀有了一些白发。

出来后就与爷爷分家了,说好每个月会给他生活费,但是绝不会管他死活。

这话真狠呀!根本不像是从一个做儿子的嘴里说出来的,可我爸真的是说到做到。

第二年开春的时候,我爸就和我妈结婚了,没多久就有了我。

爷爷来看过我一次,见我是个女儿,满不在乎的说,一个丫头片子有啥用,生个带把的才行。我爸气得让他赶紧滚。

是的,让他滚,滚得越远越好。

家里时常有点什么好吃的,我妈就会瞒着我爸偷偷给爷爷送点过去。我妈是个善良的女人。

爷爷呢,没事就喜欢叼个旱烟,在我们家门口晃悠。他还总喜欢抱我,逗得哦哈哈大笑。

爷爷年纪越来越大,行动也越来越不方便,妈妈给他买了一副拐杖。这拐杖还没摸热,他就不知怎么的,从屋檐跌了下去,腿被摔折了。

这下为了照顾爷爷,爸爸不得不硬着头皮把他接过来和我们住在一起。

老小孩,老小孩,爷爷真的成了一个老小孩。

他会因为妈妈做的饭不合口味,而大发脾气,也会因为爸爸没给他买喜欢的冬瓜糖而整天唠叨,更会因为我是个女儿,逮着我妈说三道四。家里一刻都没有安静过。

我妈脾气好,不理他。我爸气得骂他,不喜欢,你就回你自己家,没人爱伺候你。爷爷立马就闭上嘴,再也不敢在爸爸面前叨叨了。

有一天,爷爷抱着我,给我念一首诗词《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念着念着他突然哭了,我小心翼翼的问他为什么哭了?他说因为自己做错了很多事。

然后他又自言自语的说,我年纪大了,喜欢热闹,就想和你们住在一起,怕你们不答应,所以我就……

爷爷话没说完,对我叹了一口气。我有点难过,有点心疼,他已经很老了。我有点想哭,是的,很想哭。

后来,我才明白过来,爷爷为了能跟我们住在一起,他是故意摔断腿的。

06

爷爷的身体越来越差,尤其是他中风之后,加上之前的腿疾几乎瘫痪在床,吃喝拉撒全在床上。

爸妈除了要上班,还要腾出精力照顾爷爷。有时爷爷拉床上了,爸爸就会骂骂咧咧。妈妈对爸爸使个眼色,爸爸只好闭嘴。

妈妈很细心的照顾爷爷,瘫痪在床一年多,他从来没有长过褥疮。

我很喜欢爷爷给我讲故事,天文地理他好像无所不知。他对我说要好好长大,好好读书,以后要坐办公室的哦!然后怜爱的摸摸我的头。

开春之后,爷爷的饭量突然变好了,一顿能吃好几碗,整个人都红光满面的。

之前有段时间,他总是认错人,有时连爸爸都不认识。好几次妈妈给他送饭,他会当着妈妈的面,把热腾腾的饭打翻在地,还说姑姑回来了为什么不让她进门。

那段时间,感觉他整个人都糊涂了。

现在,他突然能认识人了,我总觉得不真实。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回光返照。

爷爷走之前的一天,一直叫爸爸的名字,我跟他说爸爸不在家,他就像没听见似的,一个人对着屋顶自言自语。

晚上睡觉前,爷爷叫我过去,他拿出自己珍藏很久的一包冬瓜糖,偷偷地塞进我的衣服里。

我喜欢吃糖,但是妈妈怕我牙齿长虫,一直不让我吃。

爷爷抱了抱我,笑着跟我说,汐汐要好好念书,好好长大,爷爷爱你,很爱你,你长得可真像你小姑。

听了他的话,我当时特别想哭,总是有一种心酸萦绕在鼻尖。

那是爷爷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的,爷爷走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爸爸没有见到爷爷最后一面,我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后悔过。

爷爷出殡的那天,爸爸跪下来磕了三个响头,然后一直没有起身。我站在他身边,看见他眼角滑过一行清泪。

我猜,爸爸是爱爷爷的。

童年时,他对父亲的渴望和依赖;年少时,他对父亲的怨恨和无奈;以及成年后,两人渐行渐远又无法拆散的感情。

这些都在冥冥之中告诉他,有多爱就有多恨。

现在,所有的恩怨都尘归尘,土归土,随风而去了。

相关阅读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