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当前位置:  女人网 > 明星 > 明星八卦

揭张紫妍事件始末 被迫提供一百多次性服务

明星八卦

2019-03-18 10:30:59

来源:女人网

责任编辑:郑颖

张紫妍于2009年3月7日自杀,她在死前留下遗书控诉生前被迫陪酒陪睡换取工作。去年警方与检方重新翻案,可惜因过了公诉期未有进展而结案。网民于12日在青瓦台网站请愿要求延长张紫妍案件的调查期限,截至今日已超过57万人联名,但张紫妍案已连续延长了三次,不知能否第四度延长。

揭张紫妍事件始末 被迫提供一百多次性服务

胜利一事,再次引出了韩国网友对于张紫妍一事的关注。韩国女星张紫妍于2009年3月7日自杀,她在死前留下遗书控诉生前被迫陪酒陪睡换取工作。去年警方与检方重新翻案,可惜因过了公诉期未有进展而结案。网民于12日在青瓦台网站请愿要求延长张紫妍案件的调查期限,截至今日已超过57万人联名,但张紫妍案已连续延长了三次,不知能否第四度延长。下面我们就一起来回顾下整个事件的始末。

揭张紫妍事件始末 被迫提供一百多次性服务

自杀去世

2009年3月7日16时30分,张紫妍被发现在京畿道盆唐家中吊颈自杀身亡,终年26岁。遗体移送到江南一间医院,盆唐警方相关人士透露:“张紫妍在自家中被发现自杀。3月7日19时34分左右亲姐姐发现后报警,警方立刻出动,正在搜查中,先要仔细搜查是否有遗书等遗留物等。其朋友爆料指《花样男子》大收,但张紫妍在剧中的戏份却比预期少,加上张紫妍2009年3月与经理人公司就续新约出现问题,令精神大受困扰,更有抑郁病症状。韩国当地媒体报道,张紫妍父亲是某集团分公司的社长,其父母在1999年因交通事故而去世,那时她才16岁,尽管从父母那里继承了数目不小的遗产,在经济方面没有遇到任何困难,但双亲的突然离去带来的精神打击一直深深地影响着张紫妍,伤痛许久没有痊愈。之后张紫妍一直与姐姐相依为命。她一直试图摆脱父母去世带来的打击,张紫妍尝试过养小动物等各种方式来忘掉父母意外去世所带来的打击,但始终没有走出心理阴影。随着张紫妍年龄的增长,性格越来越孤僻,踏入演艺圈更患上抑郁症,2009年3月期间的症状愈发严重,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整天都不出门。加上圈内工作压力巨大,从而走上绝路。

揭张紫妍事件始末 被迫提供一百多次性服务

遗书公布

2011年3月6日晚韩国SBS新闻节目首度公开张紫妍的遗书,内容透露她曾经被迫向三十一人提供一百多次性服务,当中涉及任职企划公司、金融机构及广播公司等人士。张紫妍在遗书内表示即使离开人世也会向恶魔报复,而她信中所指的恶魔相信就是强迫她提供性服务的经纪人。

遗书内容一经曝光便在韩国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与一直以来主张“演艺界没有陪睡这回事”的前企划公司代表金某的话完全相反,而张紫妍生前的经纪公司老板金某在2008年接受审判时。只被认定暴力殴打张紫妍的罪名,并没涉及“性交易”部分。她所属经纪公司的金姓老板和刘姓经纪人,于2010年11月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但以缓刑2年及社会服务160个小时结案。

SBS新闻的负责人表示,这些公开的信件已经请专家进行了笔迹验证,确认这些信件的确出自张紫妍本人之手。而SBS的报道使张紫妍的自杀案再次成为了民众瞩目的焦点。

揭张紫妍事件始末 被迫提供一百多次性服务

事件影响

张紫妍的遗书在媒体曝光后,韩国国会与韩国广播电影公演艺术人工会以及韩国公平交易委员会先后对张紫妍自杀案做出表态。韩国国会表示将推出“张紫妍法案”,以扫清韩国演艺界的“潜规则”,而艺术人工会方面则表示。今后将加强保障艺人合法权益的工作力度,以避免艺人与经纪公司之间出现“奴役合同”。

韩国国会议员崔文顺表示,将在下次举行的韩国国会会议上就有关推出“张紫妍法案”的议题进行讨论。如果“张紫妍法案”确定实施,那么今后韩国经纪公司在与艺人签订合同时,必须先要将合同上报给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长官进行审批,而如果艺人未成年,除了文化部长官的批准外,经纪公司还必须要取得监护人的允许才能与艺人签订所属协议。

揭张紫妍事件始末 被迫提供一百多次性服务

案件进展

审理搁浅

2011年6月27日韩媒报道,“张紫妍性贿”一案原计划于下月的“正式庭审”或再次面临搁浅,早先国内媒体披露的案件关键证人、传闻中张紫妍的前男友朴一泽已按计划回韩国准备作证,可是2011年6月其韩国好友均无法与之取得联系,截至2012年11月7日已无故失踪数日。据朴一泽韩国好友向媒体透露,于上周回国的朴一泽在京畿道的酒店办理入住,而上周三开始已去向不明,微博也已停止更新,身边好友都无法与之取得联系。

揭张紫妍事件始末 被迫提供一百多次性服务

法院判决

2014年10月中旬,韩国首尔高法对韩国女演员张紫妍遗属针对经纪公司45岁的代表金某提起的损失赔偿诉讼做出判决,要求被告赔偿24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近14万元)。

法庭判定经纪公司存在强迫张紫妍陪酒,此前的判决中,因为没有其他目击证人,再加上当事人张紫妍已经自杀,法院认定“性招待说证据不足”。

揭张紫妍事件始末 被迫提供一百多次性服务

后续调查

2018年2月26日,有人上青瓦台请愿网站要求重新调查,到3月23日已超过20万人联署,根据韩国规定,30天内获得超过20万签名的话,政府相关部门需要正式回复,也让张紫妍案重新获得关注。3月7日适逢张紫妍逝世九周年,许多过去遭受性骚扰或性侵的受害者纷纷勇敢站出来,指控权力比她们更加巨大的演艺圈知名人士。

6月26日,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表示,以涉嫌强制猥亵罪起诉了朝鲜日报前记者A某,怀疑他曾在聚会上性骚扰张紫妍,并将案件移交法院,警方又透露A某于2008年5月出席张紫妍所属事务所前代表金某的生日派对,并在席上对张紫妍有不当的行为。

7月15日,韩媒报道,张紫妍一案已经展开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而随着新证与加入的查案人员越来越多,许多的证据直接表明这一事件的背后牵扯到了巨大的娱乐圈集团涉案。而与上一次查出仅3人不同的是,这一次对案情的重新审查已经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并且案大佬已经多达30多名。至该案公诉期结束时,检方未发表结果,但据韩国警方掌握的信息是陪酒老板金社长只获刑一年,30多位大佬都逃过一劫。


相关阅读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