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当前位置:  女人网 > 明星 > 明星八卦

许光汉成为大家的老公之前,和他的伙伴努力了许多年

明星八卦

2020-03-10 14:07:27

来源:女人网

责任编辑:先投

作为叛逆本人,常常是什么剧大热,我就去评鉴一下,然后暗暗的感慨,呵呵不过如此。只有《想见你》大概从第五集开始,每周追,后几集哭的鼻涕泡糊一脸,隔离在家的那些日子,是这唯一的老公,把姐妹们的心紧紧的连结在了一起。遥想第一次看台剧,还是《流星花园》,和家里的哥哥姐姐们寒暑假租碟片围观,好心的老板会介绍一堆偶像剧,说一句:跟《流星花园》一样好看。


作为叛逆本人,常常是什么剧大热,我就去评鉴一下,然后暗暗的感慨,呵呵不过如此。
只有《想见你》大概从第五集开始,每周追,后几集哭的鼻涕泡糊一脸,隔离在家的那些日子,是这唯一的老公,把姐妹们的心紧紧的连结在了一起。
遥想第一次看台剧,还是《流星花园》,和家里的哥哥姐姐们寒暑假租碟片围观,好心的老板会介绍一堆偶像剧,说一句:跟《流星花园》一样好看。


于是在她的这种毫无道理推销下,我看了《薰衣草》《贫穷贵公子》《爱情白皮书》以及后来的《恶作剧之吻》and........


然后台剧就在我们的审美体验中消失和沉寂了许多年。
我们慢慢长大,看手撕鬼子,看美剧,臣服看在李云龙膝下,天天吆喝着让二营长把老子的意大利炮抬出来,台剧的清新甜美忽然不值一提。
而再谈起台剧,就是那部《我可能不会爱你》,林依晨翻红,嫁人就嫁李大仁的箴言开始流行。
轻熟女的自我成长和窥探,覆盖了早年无脑偶像剧形成的印象,第一次觉得台剧的品质开始有质的飞跃。


然后就到了去年贾静雯主演的《我们与恶的距离》从剧本到表演,再到探讨的社会议题,人物塑造的立体程度,无一不让人叹服。
通过这部剧我第一次意识到,台湾演剧圈,正在发生着一场深刻的革命,虽然并不清楚它其中的奥妙,但是觉得《我们与恶》是一个信号,标志着某些改变即将到来。


直到《想见你》,这个多维度的作品出现。维度够多,是一部作品打磨够精巧的表现。
看脸的观众,被许光汉满满的少年感圈粉,看故事情节的被来回来去的穿越牵着走,看叙事结构的,不惜画了表格,从戒指的元素讨论起了莫比乌斯环,看社会议题的,心疼陈韵如无解的,不被关照的青春期困境。


你几乎可以从这部剧中,读懂你想要的一切。而这个特质,是我期待的大众文化最应该具备的特质:深入浅出,老少咸宜。
讨论这部剧的时候,很多公众号发文提到了“植剧场”这个品牌,我起初好奇,以为是跟“表演工作坊”一样的戏剧团体。
后来知道是电视播出某个时段的名称,久思量未果,千山万水买到一本台湾出的书,深入介绍了“植剧场”的形成及发展。
为什么许光汉和植剧场有着如此密切的联系,这些演员“台而不腻”的表演风格是如何形成的,以及,台剧这几年究竟在面对什么。
                                 壹    困境与破局 

  

台湾的演艺行业一直以来都面对着这样的三个问题,
资本不足,受众市场小,缺乏体量庞大的创作综合体
岛屿文化所能承载的艺术的宽度是很有限的,所以台湾的戏剧环境一直都是既温柔又苛刻。
在这样的一个环境当中,台湾的创作者们渐渐的形成了一种小而美的创作风格。
认真,熨帖,细致,是我与所有台湾的工作人员合作的一个基本感受。这种细致,这种温柔渗透在了他们的创作观点当中。
这个在我们看来基础并不太好的创作环境,其实可以一分为二的看待它。
有时候恰是因为这种资本的后劲不足,导致了台湾的创作者反而能够不被资本干扰,更大限度的打磨自己的作品。


比如《想见你》就是整个剧本完成之后,因为作品成色上佳,所以才有了投资,即便有了投资,也是小成本(网传35万/集),与我们动辄上亿的资本体量无法相比。
因为钱来的少,而且珍贵。所以作品的质量是唯一的生命线,行业整个缺乏资本,所以创作者反而比较能专注的面对创作本身。
可我们在讨论台剧复兴的时候,许多业界的编剧会呈现出嗤之以鼻或者观望的态度。
他们会说环境不一样,制度不一样,内容不一样,资本运作方式不一样,我们的创作环境也不一样,像《我可能不会爱你》之类的作品拿到我们的电视上来播,也不一定会是高收视率的作品。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放弃本质的讨论。
观众们做了真实的选择,《想见你》《我们与恶的距离》都是朋友之间疯狂讨论,暗自分享资源去追的剧,不是打开电视就唾手可得的东西。可是我们愿意这样去寻找它,愿意为这个内容付费,买单,这是观众对于内容的认可。跟什么旁枝末节的事儿,都无关。


所有的从业者要采取的状态就是挨打要立正,不要回避问题,不要找借口。那些叫嚣着我如果在台湾,不被这些东西打扰,我也能写出好作品的人,真给他放在台湾,他也会说困在小岛上,创作的格局被限制,我如果在大陆会有更大的施展空间,这些人是一类人。有问题的人,构成了有问题的行业。
其次,因为受众小,所以艺人要拼命的,更努力让自己被记住。在许多很有人文气息的台剧里,天心已经开始演母亲之类的角色,在《麻醉风暴》里,也是走有城府有手腕也有温情的妈妈角色,再往前倒十几年,她可是以火辣身材著称的台湾性感天后,可是性感天后在岁月的沉淀后,开始接有弧度,有光感,有质地的角色了,他们接受着行业的变迁,并且用积极的姿态在应对。
《想见你》也让大家认识了有梗少女柯佳嬿,经过了长达近10年的停滞和思考期,反思自己的演艺生涯,初入这行时,大家觉得她长得跟许多人很像,像桂纶镁,像林依晨,但是又没有桂纶镁那么有气质,没有林依晨亲切,她尴尬的挣扎了许久,选择去读书,沉淀,好好面对自己,在35岁的高龄才迎来职业的高峰。


而我们削薄纸片化的剧作架构,让我们的女演员已经开始进入了一种近乎荒谬的换脸大赛当中,别说10年,哪怕一年半载的停滞,就已经足够让他们无比焦虑了。
说句公道话,演员们的焦虑也来自观众的苛刻,我们对“少女感”这三个字的迷恋在世界范围内都很罕见,任何一个女艺人不精心打理自己,立马就会出现“显老态,年龄感”之类的报道,想起一位电影导演曾经说过,他觉得除了天才,女演员都是要30岁以后才会演戏的。


可我们的女演员,常常在30岁的时候,大众就开始宣告她的花期结束了。于是她自己,也在这种宣判中无所适从着,继续焦虑着。
台湾的创作环境,很少有一个统一体,去规范或者要求或者限制他们的创作,换句话说,也没有什么统一的单位可以保障他们的生活质量,这是硬币的两面,没有单位养活,也就没有单位限制。
所以台湾的音乐,戏剧,影视创作者们,很多人都是发烧友的状态,是不能以此为生的,有些甚至要兼职,打工。
早年间在《康熙来了》里,那些我们熟悉的综艺咖,讲起他们为了省钱,要带着上节目的衣服坐捷运,回到家是狭小的无法落脚的生存环境,我会有点惊讶,他们不是明星吗,后来知道这是台湾演艺圈的常态,《康熙来了》甚至还有做过艺人贫穷pk大赛,恨不能想要带他们去吃顿好的那种贫穷程度。


其实,我们一直在饱受台湾文化的影响。除了《流星花园》之类的偶像剧影响以外,台湾综艺最早玩的那些东西也在今天的大陆的综艺当中屡试不爽。
在整个大的华语文化的这个体系当中,这些创作手法还是能很快的切中大陆的观众的一些喜好,生产大家喜闻乐见的话题。
虽然看起来没有节操,什么梗都可以聊,仿佛尺度大的令人咋舌,但是台湾演剧娱乐环境的上限,又非常之高。


几位掌舵者,一直在刷新着创作环境的新水准跟高度。比如台湾综艺之父王伟忠先生除了综艺之外,有更扎实的人文底蕴的来源,他会跟赖声川去创作小剧场话剧,他会参与影视剧本的撰写,从《疯狂电视台》到《宝岛一村》。制作综艺是他众多表达创作意图的手段之一,不是唯一。
著名作家张大春先生,同样也会参与一些剧本的讨论跟创作,也会帮音乐人去写一些歌词或者企划,可作品也依旧在纯文学领域占有一席之地。他们没有给自己设限,把自己拓展成一个内容创作的多面手,从四面八方去汲取营养,也以各种各样的方式释放着自己的能量。


演员 导演    金士杰
以及前几年过世的台湾戏剧大师,李国修先生,是一位集编导演能力为一体的全才,也会在影视剧当中出现。大家知道的金士杰先生,在戏剧舞台上,也常常心痒难耐的写些戏,导些戏;还有吴念真先生,自己写剧本,自己导演,有时候也给别人导,同时还能纯文学领域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前几年,有一部叫做《一把青》的台剧上映,这部由白先勇先生的作品《北京人》中的短篇改编,讲述了1945年前后空军的爱情故事,从另一个视角讲述一段历史,而它的主演是天心跟杨谨华,从前的偶像剧演员,演起厚重沉郁的年代戏,也拿得起放得下。


我非常欣赏台湾创作者的一种特质,就是他们自知局限,然后再勇敢的在这个局限当中自我开拓。
在小感觉和小创意上下文章,仔细打磨,一不小心,就有了种类繁多的作品,相比较我们千篇一律的滤镜玛丽苏,改的面目全非的大IP,好像实在没有资格评价台剧单一,如果说单一的话,大概只是你愿意接受到的讯息很单一,那边的创作已经和我们渐渐拉开了距离。
                                  贰       “植剧场”是一个缩影                              
2015年,由台湾知名的影视剧制作人王小棣老师牵头,号召业内知名的前辈创作者蔡明亮,陈玉勋,许杰辉,王明台,瞿友宁,徐辅军,安哲毅,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创作革命。


知名导演    编剧  王小棣老师
2年时间,完成了8部作品的拍摄,大胆启用了包括今天爆红的许广汉在内的24位新人演员,给他们戏演,给他们空气和水,给他们灌溉。
这些新人演员,从“植剧场”的演员训练营上千人中脱颖而出,经过两年的历练,获得了饰演角色的机会,他们的表演没有让人失望。


这八部剧的分为了:爱情成长系列,惊悚推理系列,恐怖灵异系列,原著改编系列,每个系列下有两部影片。
说是同一个系列,只是同类型题材,但是处理方式和角度完全不同。
这里,着重推荐几部喜欢的与大家分享。
爱情成长这个系列中,一部叫《爱情沙尘暴》,另一部是《荼靡》;


《爱情沙尘暴》是讲林家遭遇的爱情故事,父母人到中年却感情破裂,在离婚的边缘徘徊。三个孩子,各自有各自的问题,大哥林亦得看似精明周到,和富二代女友甜蜜的不行,实际上相处方式有巨大的隐患;
老二林亦姗标准的女汉子,练巴西柔术的,却一不小心跟学校的花心学长发生了一些暧昧的纠纷,没错儿,花心学长就是许光汉,他在这部戏里,是化眼线的,大家自己品品。


老三是爱好天文学,深信有外星人,正在经历青春期萌动的林亦谦。
这是我第一次看得进去这么吵的剧,一上来就感觉这一家子锅碗瓢盆都不得安宁,有点像闹剧,但是琢磨一下,所有的崩塌都有迹可循。
老二林亦姗的扮演者陈妤也是在植剧场盛开的一朵小花。凭借这部戏获得了当年金钟奖最佳女配角的提名,以及获得了最佳新进演员奖。后来,在《我们与恶的距离》中,和贾静雯对飙演技,也完全没有失色。


而这个系列的《荼靡》我也强烈推荐,主演是杨丞琳。
讲述的29岁的职员郑如薇获得了一次去上海工作的机会,这个机会代表着更广阔的空间跟晋升渠道,她也说服学习建筑的男友,跟他一起去上海发展,此刻她的男友汤有彦的爸爸摔伤,郑如薇面临两个选择;
A 孤身前往上海打拼,放弃爱情;
B 坚守爱情,放弃事业。


看起来是个常规的选择题对吗?
接下去的故事,就是在AB两个选项中切换,成为家庭主妇的郑如薇跟在商场拼杀,却倍感孤独的郑如薇。
 看起来简单的故事,在金牌编剧徐誉庭(创作《我可能不会爱你》的编剧)的笔下,真实和细腻的让人恐惧。徐誉庭将女性创作者的困境和敏感和强大,一股脑的投射在这部作品中,也深深的拷问着每个当代女性。


最终给出的结果,是没有完美的计划,人生就是一个让渡和放弃的过程,拿一些珍贵的东西,换那个时刻你认为更珍贵的东西,所谓成长,都是失去。
 这部剧由王小棣老师亲自操刀,拍摄过程中对剧本的阐述,让他常常跟徐誉庭吵的不可开交,各自坚持,互不让步。
 然后想起《想见你》的花絮,因为大结局泄漏,所以全体剧组成员决定重拍彩蛋,可是连重拍彩蛋,编剧都给了5个方案,因为每个方案,导演都会说:嗯,我觉得,还不够。


而这个口头禅,成为了《想见你》这个剧本上下调侃的一个梗,也就是这个还不够的精神,让作品被挤压,被捶打,被孕育出真正的力量。
 想说一下《荼靡》的男主角,汤有彦的扮演者,是颜毓麟,就是在《想见你》中饰演变态医生谢芝齐的演员。
 对于《荼靡》启用这么新的演员跟杨丞琳演对手戏,很多人是担忧的。
王小棣老师讲出了他选颜毓麟的原因,他说他长得有一种,普通人家的小孩那种无能为力又拼搏奋起的感觉。


有一次,剧场放了一段时间假,再回来的时候颜毓麟带着一个棒球帽,问了才知道,因为放假回台南,颜毓麟看到父亲进门,脱下棒球帽的一瞬间满头的白发,心里很难过,所以戴着父亲的棒球帽,想要激励自己在台北奋斗出一片天地。
 其实无论是颜毓麟或者陈妤,在大陆的艺术学校招考中,可能是无法成功的,因为外形并不够惊为天人,天赋也不够超群,看起来很普通,可是他们挺幸运,遇到了植剧场,遇到了王小棣老师这样,敏锐细腻,透过喧哗看到真实特质的前辈。


比机会更重要的是,被读懂。
 在惊悚推理系列中《天黑请闭眼》也是以本格派的推理方式,层层抽丝剥茧,可看度也很高;


两部漫画改编的作品《花甲男孩转大人》和《五位八珍的岁月》都是平平淡淡,但是细致入微的人间喜乐,非常动人。
另外,在植剧场系列的8部作品之外。


《麻醉风暴》也是个人很喜欢的台剧集大成之作。
 探讨医疗制度改革,其实对于行业片的探索非常有价值,不触及到播出的底线,或者政策层面,单讲故事这门手艺,其实有很多办法可以把故事讲的够精彩。
 剧里有一句台词大意是说:我们所做的那些正确的事情,要怎么证明它是正确的呢?


回答是:其实正确的事情是不需要证明,因为会有和你一样,认为它正确的人帮你把这件事情继续做下去。
 这就是回归到剧本的方法论,在横亘的资本,卡司,政策等诸多要求面前,我们该深信,影视剧是一个大脑指挥,团队协作的产物,认同这个观点的人会走到一起去,认同这个观点的人,会一代代把这件事情做下去。
不分时代,不论地域。


最近的台剧吸引的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它尽可能的在传递和探讨观点。
《我们与恶的距离》层层叠叠的覆盖了许多社会议题,它没办法解决问题,可剧中的每个人,基于自己的成长轨迹,都有它的立场和观点。
 这个看似非常理所应当,而且是戏剧作品最核心的观点输出的问题,在今天的国产剧当中是缺失的。鸡零狗碎,生活不易,除了事件与事件的叠加,炮火的升级,关于人的境遇的讨论和提升,我们其实没有做过深入的探讨。
 大家专注于讲故事,却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而讲故事。
 《俗女养成记》看起来是一个大龄待嫁俗女的外壳,内核充满着成长经历中被给予,被关怀,被肯定的女孩子,吸收到的美丽无比的童年往事,看过以后,你会觉得童年这些美好的幻想和奇遇,是可以帮你抵抗人生的所有不圆满。这个思路和观点,非常接近真实的人,也真的关切到真实的人。


再回到植剧场
在两年8部戏完成的时候,王小棣老师在书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我全文摘抄在这里:
【植】这个耕耘的动作和剧场并列,当然就比较接近嫁接的一种概念或者想象了。
两年,这从零起步的五六百个日子里,有太多珍贵的片刻。也留下了这成叠的检讨事项,但是此刻回望【植】这个嫁接的概念,还真有一份秋尽冬藏,春花梦露的体会,值得分享。
怎么说呢?有点像雨滴的生命历程吧。
《植剧场》
“想拍好戏”“想要进步”这样的念头在拍戏的这个既烟花又血汗的工作环境,常常是令人怅惘的。创意,剧本,团队、资金,平台,无一不是关卡。  
随着电视频道上外片,长寿剧及谈话节目充斥的比例日增,人才及投资标的不断外移。这个念头跟谁谈都像是当面掸灰的无趣了,哪里想得到这些被排除在话题之外的念头,其实是在很多人心里头回荡着。
“植剧场”其实也就是因为这点点滴滴的“地下水”忽而涌现,串流成了四面八方冲撞的小河,才能让单薄嫁接的概念真的落地生根。这许多深藏的点滴,有的是羞涩的创意,有的是私藏的剧本,有的是心仪已久的高手,有的是想要推波助澜的文化人,企业家,部门主管,媒体经营者……
《植剧场》
“植剧场”从只有一位领原来工作半薪的助理,在别人一个六平左右的房间里,搭着一张办公桌。到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原著改编的《五味八珍的岁月》杀青,八部戏全部完工,现在下了班的深夜,也觉得有喜悦和生气缭绕在空荡的办公室里。
在艰苦拍摄中蒸发的汗水,在事件协调中喷溅的怒气,在导演或观众的怒骂声中淌下的眼泪都已经离开地面,回到云端,滋养过心灵,创意与人才的那些点滴,也又隐没到日常的缝隙里去了。但因为这一场嫁接,我们领会到了生命寻找出路的力量,我们合十祈祷下一场畅快的甘霖。
《植剧场》
   以上,是王小棣老师完成了8部拍摄,长舒一口气,带着些许快慰和更多紧张,面对观众的书写。
 何尝不是我们羡慕的,想要达到的,创作的远方。
 感谢这些用心写好故事的人,这世界需要故事,如同需要空气和阳光。

相关阅读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