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当前位置:  女人网 > 明星 > 明星八卦

周冬雨片酬两年从880万到1.08亿,谁是天价片酬的“幕后之王”?

明星八卦

2020-07-16 13:32:57

来源:女人网

责任编辑:先投

    自热钱流出、影视圈开始不景气,又有监管层和平台联盟对演员片酬进行种种限制,“天价片酬”的新闻,这两年是明显少了。或许也正因如此,周冬雨1.08亿的片酬,才更令吃瓜群众震惊。

自热钱流出、影视圈开始不景气,又有监管层和平台联盟对演员片酬进行种种限制,“天价片酬”的新闻,这两年是明显少了。或许也正因如此,周冬雨1.08亿的片酬,才更令吃瓜群众震惊。

《幕后之王》的制作方鼎龙文化,因连续两年亏损高达21.16亿,被深交所发问询函后,交出了一个五大供应商名单。周冬雨工作室合计1.08亿的采购额赫然居于榜首,罗晋工作室以7714.14万的采购额紧随其后。

周冬雨片酬两年从880万到1.08亿,谁是天价片酬的“幕后之王”?

虽然采购额包含片酬,并不完全等于片酬,但该文一经披露还是再次引发“天价片酬”的讨论。

要知道,在2015年,根据《麻雀》出品方千乘影视的招股书显示,周冬雨当时的片酬才880万,远低于男主李易峰的2600万。而仅仅两年后的《幕后之王》,周冬雨的片酬就猛涨了十多倍。

而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呢?最表面的理由大概是:2016年,周冬雨、马思纯主演的电影《七月与安生》拿下了当年台湾电影金马奖的“影后”双黄蛋。

周冬雨片酬两年从880万到1.08亿,谁是天价片酬的“幕后之王”?

从880万到1.08亿,这匪夷所思的猛涨,莫非就是一个影后应得的市场价?

但拿到金像奖影后的春夏,曾自曝片酬不如二线明星。而周冬雨虽算是90后小花的翘楚,可作品和奖项都集中在电影领域,在电视剧领域缺少建树。《麻雀》演技收获一片吐槽,周冬雨成为证明“电影和电视剧不是一种演技”的代表人物。

那么,到底谁才是主导周冬雨片酬暴涨的“幕后之王”?

被资本选中的“幸运儿”?

刚从泰洋川禾出走自立门户的周冬雨,就遭遇了一波又一波的公关危机。

先是主演加出品的电视剧《春风十里不如你》牵扯出受贿案,采购剧集的浙江卫视总编室原主任陶燕涉嫌收受贿赂488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接着主演电影《后来的我们》出品方猫眼状告多家媒体诽谤案败诉,“退票门”事件再度被推上舆论风口浪尖。

周冬雨片酬两年从880万到1.08亿,谁是天价片酬的“幕后之王”?

如果说这两件事,周冬雨还勉强算局外人,但“天价片酬”就没那么好说清了。轰轰烈烈的“阴阳合同”事件已过去两年,当流量明星降酬接戏成为常态,“演技派”周冬雨莫非正上演贵圈新一轮的高阶玩法?

这和当年倪妮天价片酬一样令人震惊。电视剧给高片酬,图得是演员能担收视、好卖给平台。这两位电影小花在电视剧领域有什么收视基本盘可言?

而就在回复问询函爆出“天价片酬”后没多久,鼎龙文化又闹出一个笑话,董事杨芳因操作失误卖出了部分公司股票,构成短线交易。对于一家已经*ST退市预警的公司,这一系列操作让人迷惑同时也让人好奇,越深挖宝藏故事越多。

鼎龙文化一年前叫骅威文化。骅威文化是21世纪初在汕头玩具行业崛起的佼佼者,2010年在深交所上市。但上市后的业绩不升反降,始终无法像竞争对手奥飞娱乐一样,开发出大热动漫IP来带动玩具销售业绩。

2013年前后,在实业领域苦苦挣扎的骅威文化,注意到文娱轻资产一派“繁荣”景象。当时A股公司正兴起游戏并购热,骅威文化斥巨资收购了当时成立没多久的、唐家三少参与的手游IP公司第一波,和华谊一道,成为当时的手游弄潮儿。同时,骅威也是第一批对网文IP给予高估值的资本,在文娱圈一夜有了姓名。

周冬雨片酬两年从880万到1.08亿,谁是天价片酬的“幕后之王”?

(唐家三少)

骅威文化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几年时间共发起了15笔、总额超44.6亿元的收购或投资,成为名副其实的“并购大王”。

到2016年,昔日的玩具商人已正式成为一家新兴影视游戏公司。但由于本身缺乏影视制作运营能力,这种跨界公司大多需要靠不断收购来“续命”。

并购业务扮演着向资本市场讲述新故事的角色。但故事讲多了,也就不新鲜了。2015年,骅威收购电视剧公司梦幻星生园时,后者承诺2015-2017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34元和1.65亿元。三年期满,到2018年上半年,骅威影视业务仅录得38.95万元收入,同比下滑99.88%。而梦幻星生园创始人汤攀晶2016年便套现1.64亿元离场。

周冬雨片酬两年从880万到1.08亿,谁是天价片酬的“幕后之王”?

梦幻星生园作品《千山暮雪》

看来网文IP的故事是不好讲了,彼时市场风向都在呼唤“精品”“演技”。2016年,刚拿下金马影后的周冬雨,让骅威文化看到了新机会。反正资本玩家眼中,不管你是实力派还是偶像派,只要有话题、在风口,就可以制造高溢价。

2017年12月,骅威文化联合梦幻星生园举办声势浩大的发布会,宣布启动《幕后之王》《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长相思》等重磅影视项目,把一众作家演员请到现场,称为和“梦想家”合作。

《幕后之王》作为首个开拍的剧集,“天价”周冬雨助力骅威讲起了新故事。2018年初开机不到两星期,骅威以3.9亿的价格,将网络版权卖给了天猫技术。这样一部普通的职场剧竟然达到了一集1026万,比当时的古装大剧《如懿传》900万一集的价格还高。

但与此同时,骅威对于轻资产公司的高溢价收购加重了商誉风险。骅威先是作价30亿元收购张纪中女儿影视公司东阳曼荼罗,接着溢价近48倍的收购微信公众号运营公司旭航网络。随着两则重磅消息爆出,骅威一度估值暴涨,不过这两项目后面都相继流产。

周冬雨片酬两年从880万到1.08亿,谁是天价片酬的“幕后之王”?

此时,吊轨的事发生了 。一年后骅威的2018年年报显示,梦幻星生园2018年已向天猫技术交付《幕后之王》母带并确认收入5.05亿。另外,电视端播放权卖给北京卫视和东方卫视,《幕后之王》总售价或高达6亿,但骅威总计亏损达12.77亿。

原因是2018年,骅威大幅计提了梦幻星生园和第一波网络两家子公司的商誉减值准备,合计12.97亿元。骅威原本是有8968.82万净利润,但因计提,公司明面上的账是亏损的,业界猜测其有割韭菜的嫌疑。有趣的是,2018-2019年的资产减值,骅威计提金额达到了20.4亿,刚好与亏损的金额21.16亿不相上下。

更令人震惊的是,2018年末骅威创始人郭祥彬突然转头将股权转让他人,共套现10.85亿元离场。而接盘的杭州鼎龙,成立时间一个月不到(2018年11月7日),像是专门为了受让骅威文化股份而设。

2019年,更名后的鼎龙文化,像是一具空壳。曾经的重磅项目《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等,改编版权相继到期,回到“梦想家”们自己手中。

现在看来,周冬雨和罗晋,与一众“梦想家”一样,不过是被资本选中,为金融产品赋值,在股市里讲故事的“幸运儿”。

周冬雨片酬两年从880万到1.08亿,谁是天价片酬的“幕后之王”?

谁能为明星“定价”?

按理说,中国明星片酬贵一点,是符合市场规律的。

毕竟我们的市场大,娱乐工业又相对滞后。经常有人拿日韩的低片酬来讽刺国产明星“配吗”。但从“人均拥有明星量”看,我们一个明星能够覆盖的用户面,“要您老80一点儿都不贵”。

但太贵了也令人咋舌。往大了说,让人怀疑社会分配制度;往小了说,行业内贪腐、洗钱等问题层出不穷。

最早2014年就提出过明星“限薪令”,2016年央视报道了“明星片酬”专题。但直到2018年阴阳合同事件发生前,“限薪令”只是限了个寂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明星纷纷挂上了出品人、监制的身份,通过多份收入继续赚取“天价片酬”。

日本演员的片酬为什么低?主要还是产业模式决定的。日本并非跟国内一样制播分离,电视台仍然是日剧主要制作单位。NHK、朝日、NTV、富士、TBS、东京台几乎垄断了电视剧的制作,拥有绝对话语权。

周冬雨片酬两年从880万到1.08亿,谁是天价片酬的“幕后之王”?

而国内的剧集市场,制片公司销售给平台、平台再招商广告主,广告主又靠什么判断一部剧集的好坏?大多还是最认明星。

当然,不可否认明星的号召力。明星的片酬本应该是市场决定,考究好莱坞明星制诞生之初不难发现:曾试图限制演员片酬的制片公司都失败了。

曾红极一时的电影公司比沃格拉夫,历来不给演员署名,观众只能以“比沃格拉夫女郎”来称呼她们。环球影业创始人卡尔·莱默尔看到商机,高薪挖来“比沃格拉夫女郎”演员弗洛伦斯·劳伦斯,并通过散布她身亡的假消息,炒作营销了一波,将其捧成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弗洛伦丝·劳伦斯成为好莱坞史上第一个有姓名的演员,同时也成为了公司摇钱树。

周冬雨片酬两年从880万到1.08亿,谁是天价片酬的“幕后之王”?

但无论明星的片酬如何高,都不能损害行业的核心——制片端的生产机制。好莱坞明星的片酬也不能超过制作成本的30%。即使《复仇者联盟4》这样的大片,“钢铁侠”小罗伯特·唐尼的片酬高达5000万,总体演员的片酬也是低于制片成本3.5亿的30%。

国内在“限薪令”落实之前,演员的片酬大多占到总制作成本的50%,有时甚至60%-70%。今年5月,龚宇在爱奇艺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透露,目前演员片酬降到了一部剧在5000万元人民币以下;加之爱奇艺今年发力的迷雾剧场,开始探寻精品短剧的付费模式,试图改变广告收入为主、会员拉新为辅的单一格局。

明星片酬体系,或许正朝着一个健康的方向发展。

剧集市场腐败滋生

“天价”明星成挡箭牌

说完正常情况下的片酬体系,我们可以从《春风十里不如你》案例中看出,影响剧集行业健康发展的另一大问题是贪腐。

2013年前后,大量资本涌入影视行业的同时也造成了整个行业的产能过剩。导演郑晓龙曾抨击电视剧行业一年起码要浪费80亿。他以2012年为例,国产电视剧产能为17703集一年,至少有8000多集播不了,以每集投资100万元计算,等于80亿。

这个算法虽然比较夸张,但近些年产能过剩,确实导致了大量积压剧存在,自然就形成了买方市场。电视台和网络平台的采购方相当于掌握着影视公司的命脉。

《春风十里不如你》受贿案中的陶燕,曾经正是浙江卫视掌握影视公司命脉的负责人,在2015年3月至2019年2月任职期间,负责影视剧收购,以及自制剧制作和版权管理。

周冬雨片酬两年从880万到1.08亿,谁是天价片酬的“幕后之王”?

《春风十里不如你》主控公司东海麒麟文化在明知无需投资的情况下,同意陶燕按10%的入股比例投资1200万元。更诡异的操作是,陶燕这笔投资的钱是管另一家影视公司借的,中视精彩影视文化负责人熊某同意借钱,并承诺全部收益归陶燕。但后期由于中视精彩经营不善,并未把所有收益2320.2094万元汇入陶某账户,仅给陶燕488万元。

但无论如何,这是典型的“空手套白狼”。购剧负责人不用出一分钱,就占了10%的投资股份,空手获得上千万收入,这比明星的“天价片酬”还来得容易。

电视台、视频网站的购剧负责人,如今俨然是高危职业,落马者不知凡几。视频网站的“分账剧”算是一个解决之道,而各方究竟如何建立更合理的产销机制,尚需不断探索。

为何影视行业能成为洗钱、贪腐、资本运作、天价片酬等的温床?因为文艺实在缺乏标准。可真要建立了一板一眼的标准,这也就不成玩意儿了。    

相关阅读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