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当前位置:  女人网 > 明星 > 明星八卦

看完上周的《乐夏》,想问乐评人:“什么才算地下,阴间吗?”

明星八卦

2020-08-05 14:53:04

来源:女人网

责任编辑:先投

我觉得现在的观众,早就已经学“精”了。太多的综艺节目,先夸谁谁就淘汰,Loser人设后来一定会反转,主持人一问为什么参加节目,选手的回答,不是妻离子散就是家破人亡。仿佛来这儿根本不是为了比赛,而是为了在线轻松筹。最近有档节目,让我完全放下了对竞技类综艺节目的偏见。我不是乐队的受众,不蹦迪,不听摇滚乐,最近一次去音乐节,已经是七八年前。但《乐队的夏天2》播了四期,我已经入坑了

我觉得现在的观众,早就已经学“精”了。

太多的综艺节目,先夸谁谁就淘汰,Loser人设后来一定会反转,主持人一问为什么参加节目,选手的回答,不是妻离子散就是家破人亡。仿佛来这儿根本不是为了比赛,而是为了在线轻松筹。

最近有档节目,让我完全放下了对竞技类综艺节目的偏见。我不是乐队的受众,不蹦迪,不听摇滚乐,最近一次去音乐节,已经是七八年前。

但《乐队的夏天2》播了四期,我已经入坑了。

看完上周的《乐夏》,想问乐评人:“什么才算地下,阴间吗?”

第一期里,福禄寿的那首《玉珍》,轻松就把我唱哭了。

我第一次听这首歌,不是在节目里,奇怪的是,迄今为止,这首歌我听一次哭一次。后来听了太多次,稍微好了一点,结果有次不慎打开看音乐软件的评论,随便看了几条,眼泪又流下来了。

福禄寿

看字面,总会觉得福禄寿对应的是三个双鬓斑白的老大哥,其实乐队的成员,是三个性格腼腆的三胞胎女生。

看完上周的《乐夏》,想问乐评人:“什么才算地下,阴间吗?”

她们在节目里,穿着白裙,弹着竖琴,唱着这首写给已故外婆的歌。不反叛青春,也不批判世俗,开口一句“起风了”就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听这首歌,我一直想起自己很小的时候,遇到楼梯总要耍赖,要爷爷背着我从一楼上到七楼。记不清那个狭长的走廊里,他到底背着我走了多少次,但总能想起自己悠闲地晃着小腿儿,哼着“白龙马,蹄朝西”,当时我无忧无虑,天不怕地不怕。

那时候哪懂离别啊,等到真的懂了离别那天,也只能带着记忆和他讲过道理,开始过自己的生活。

听到这首歌,总会不受控的把爷爷的影像放大,在脑子里反复循环。我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胃还疼吗,还会准时收看新闻联播吗?

看完上周的《乐夏》,想问乐评人:“什么才算地下,阴间吗?”

五条人

节目开播的当天,五条人就上了热搜第一。像很多第一次看五条人演出的人一样,我也路转粉了。

看完上周的《乐夏》,想问乐评人:“什么才算地下,阴间吗?”

喜欢他们的音乐是一部分原因,另一部分,是因为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一种叫自由的东西。

五条人的状态,非常“野生”,正式上台还穿着一双红色人字拖。就像是要去家附近打麻将,看到路边的移动KTV,顺便上来唱首歌。

其他乐队,乐器要么讲究专业要么讲究品质。五条人连手风琴都是破破烂烂的,架子鼓更是用垃圾桶和笼屉拼的。他们倒也是真不在意,甚至还在鼓身上用胶布黏上A4纸,写个贼大的“五条人”。

候场的时候随性睡觉,被cue表演时,导演叫了好几遍,主唱依然倒在沙发上雷打不动。看到这一幕,我很想问他:你是不是喜欢C皇?

看完上周的《乐夏》,想问乐评人:“什么才算地下,阴间吗?”

看完上周的《乐夏》,想问乐评人:“什么才算地下,阴间吗?”

正式上台后,根据当天的心情换歌。本来该听导演的,唱《问题出现了我再告诉大家》,最后主唱一声令下,秒变《道山靓仔》。

灯光字幕全都跟不上,导致现场的所有观众和大乐迷,几乎都不知道他们在唱些什么,最后惨遭淘汰。

但主唱阿茂说:”那种感觉来了,就刹不住。”

后来,甚至还自己去知乎上回答了提问:“如何看待乐夏2第一期五条人淘汰?”

看完上周的《乐夏》,想问乐评人:“什么才算地下,阴间吗?”

有观众这么说:或许我们喜欢五条人,是我们把生活过得越来越精打细算,越来越怕走错一丁点儿,渐渐失去了曾经的少年热血与莽撞,失去了天真洒脱和去开心的能力。与其说我们喜欢五条人,不如说我们都想找回曾经那个不完美,却真实赤诚像少年飞驰的自己。

看完上周的《乐夏》,想问乐评人:“什么才算地下,阴间吗?”

除了这两支乐队外,上周播出的三四期里,让我印象深刻的除了乐队,还有那些以前一直被我自动忽略的专业乐迷。

RUSTIC

李岩也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因为他太爱对着镜头重复:“我们是一支传奇的摇滚乐队”了!

听到第三次,我真的很想对他说:把你的假面具撕下来,你是不是玲花?

Joyside、马赛克、不速之客给的评价是“知道他们、看过演出,但他们消失了”,画面一转,李岩一遍又一遍的聊他们20岁前去伦敦,参加乐队大赛夺冠的经历。

看到这,我尴尬到脚趾抓地。

看完上周的《乐夏》,想问乐评人:“什么才算地下,阴间吗?”

每个人都看见了,除了他自己以外,根本没人还认可这份转瞬即逝的传奇经历。

其实RUSTIC的作品挺欢快的,但主唱一说话,就让人头疼,他的队友一边一脸平静的在舞台上杵着,一边在他少有停顿的时候,帮他把衣服塞进裤腰。

当他在家拿出速溶咖啡,还坚持说那和咖啡厅卖的美式没区别的时候,我有些尬。

看完上周的《乐夏》,想问乐评人:“什么才算地下,阴间吗?”

当他开始freestyle,说出“与民同乐”的时候。我的尴尬,宛如当天把内裤穿在了外面,还用猫步走到三里屯。

曾经的队友Ricky组建了新的乐队 Click#15,有了很高的知名度。

但如今的李岩,只在我脑子里留下了一个深刻的画面,是他出门后,在电瓶车上上了好几个锁,拎着电瓶钻进排练室的门,还不忘找补一句“平时不是这样的。”

我懂他对赢的渴望,但他不懂的是,“求而不得”才是生活的常态,通常你越想表现什么,在别人眼中,反而越是另一种样子。

专业乐迷

专业乐迷的事情,我也还是忍不住聊聊。

今年年初,有一档原创音乐类节目的导演在微博上私信我,问我愿不愿意去做他们节目里的“专业乐迷”。

我拒绝到第三次,对方依然不肯放弃,最后我只好选择了一种,甚至有点不太礼貌的方式回复他,我说:恕我直言,所有音乐类节目里,观众最讨厌的两类人,一是全程在节目中给自己加戏,到了重要环节又半天读不出名次的导演,其次就是那些根本听都没听过名字的乐评人。

果然,即便是在《乐夏》,这样的环节也难以避免。

水木年华演出结束,专业乐评人三儿,说他觉得:“作为一个二十三岁的年轻人,他们这种中年人的油腻根本打动不了我。”

看完上周的《乐夏》,想问乐评人:“什么才算地下,阴间吗?”

作为乐评人,这番话只是在表达个人感觉,但什么样的音乐才算不油腻,他没做专业的解答。

白日梦症候群表演结束,大众乐迷和超级乐迷都给了很高的分数。

专业乐迷却只有一个人投票。不投票很正常,但专业乐迷相征给出的理由是,他觉得白举纲的音乐里没有underground的内核,“太好孩子了”。

看完上周的《乐夏》,想问乐评人:“什么才算地下,阴间吗?”

重点是,后来他举的underground的例子,我没想到竟然是林肯公园。

如果他要说林肯公园算underground,我就敢说,凤凰传奇的音乐风格其实叫做节奏布鲁斯。反正都是大嘴一张胡几把说。

我觉得《乐夏2》让我体会到最深刻的一件事,就是:包容。

我时常在生活中看到很多人说:“我喜欢XX歌手,因为ta很小众,如果有天ta火了,那我就不喜欢了。”

每次看到这样的评论,我都只想苦笑,以及对他说:要被你这样的人喜欢,也是挺倒霉的。

而这些乐队,不管红与不红,这么多年一直凭着热爱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已经非常难得。

我记得第一季里,子健说过的那句话:“做好你自己的事,钱会来找你的。”

也记得这一季法兹的主唱刘鹏在节目上对他的女儿说:“我觉得爱是特别好的事情,我希望以后你可以成为你想成为的人。”

看完上周的《乐夏》,想问乐评人:“什么才算地下,阴间吗?”

摇滚乐真的能点燃听众心底对生活的激情,尤其是在迫切需要希望和出口的时候。

小众、大众、地上、地下根本不重要。这群人聊起音乐和乐队时眼睛里发出的光,才是真正能让我们替自己松口气的理由。

低迷期每个人都有,坚持走过去,低迷都会成为嘉奖。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