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当前位置:  女人网 > 明星 > 明星八卦

血馒头吃到这份上还喊冤,好一位阴阳双面人

明星八卦

2020-09-29 14:53:09

来源:女人网

责任编辑:先投

如果是要想让我感同身受曲婉婷和她母亲的深厚亲情的,那今天的文章你就不用看下去了,因为我不想陷入低效且无意义的扯皮。在我这里,曲婉婷和她的母亲,无论你从什么角度都来洗,都是洗不白的。

如果是要想让我感同身受曲婉婷和她母亲的深厚亲情的,那今天的文章你就不用看下去了,因为我不想陷入低效且无意义的扯皮。

在我这里,曲婉婷和她的母亲,无论你从什么角度都来洗,都是洗不白的。

1.jpg

2.jpg

拿着普通劳动人民家庭的救命钱,在海外留学、住别墅、玩乐队、谈着政界男友,贪污的款项一分钱不吐,还要在微博卖惨,在外又diss国内公检法,把自己和母亲当做一个“无辜的受害者”,这吃相实在是无耻得有些过分了。

3.jpg

在曲婉婷母亲的利益盘里,以三人为主,分别是曲婉婷母亲张明杰、魏奇、王绍玉。

其中王绍玉是哈工大教授,且和张明杰是同居关系,负责后面的城镇建设。

2009年,张明杰主持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国有企业改制。

在改制过程中,张明杰将原本并不包含在转让合同内的种植场土地使用权尽数打包给了魏奇。

同年8月,魏奇获得了原种繁殖场的资产和国有土地所有权。

这一年,曲婉婷26岁,她成了加拿大Nettwerk音乐公司的首位华人女歌手。

也是这一年,哈尔滨的冬天最低气温是零下32度,种植场工人的家属院供暖锅炉停了,而被买断了20年工龄的他们也没有拿到一分安置费。

2010年至2011年,张明杰利用自己所主管的农村征地权力,隐瞒已将原种植场土地使用权转让的事实,由此拿到了一笔金额近3.5亿的征地款。

4.jpg

2011年8月,张明杰调任哈尔滨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副局长的前一个月,原种繁殖在新项目国家级小城镇试点项目的范围内。

11月,张明杰向东江公司法定代表人魏奇索要了500万,魏奇方按照张明杰要求将其钱存入了指定账户…….

2012年7月,王绍玉(代表张明杰)和魏奇签订《合作协议》,协定分赃。

2014年7月,中央第八巡视组在黑龙江省进行巡视,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职工代表张某联合其他职工向巡视组递了有关张明杰的举报材料。

9月22日,哈尔滨市发改委原副主任张明杰被哈尔滨市纪委带走。

七天后,张明杰正式被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2016年7月18日14时09分,曲婉婷发了一条微博,内容是“665天的艰难等待,希望等来的是一个《最好的安排》。”

5.jpg

发出后不久,曲婉婷当时男朋友罗品信点赞并进行了转发。

7月19日上午9点30分,张明杰走上了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法庭的被告席,被指控罪名有贪污、滥用职权、受贿,共计涉案金额达3.6亿元左右。

曲婉婷的母亲张明杰,利用自己的职权钻了国企改制的空子,将哈尔滨一个经营不善的154万平米的种繁殖场,以远低于市值的价格(种植场市值23亿但只卖了6000万),连同土地使用权全部给了一个注册资本仅50万的私人企业东江科技。

之后,这家私企又将土地使用权转给了一个房地产公司先发置业。

好笑的是,这房地产老板和那个低价买到地的私企背后是同一个老板——魏奇。

2011年6月,张明杰的二哥、曲婉婷的二舅张明喆受魏奇邀请,出任先发置业副总经理。

张明喆的儿子、曲婉婷的表哥同时进入该公司工作。

后王绍玉也进入先发置业,出任总经理……..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莫过于此。

6.png

这里的操作其实也是以前不少企业家实现原始资本积累的惯常操作了,先是找人极大评估改制国企的资产,甚至故意将改制国企的账面制造成亏损,然后实现贱卖目的。

再自己或让自己人下场收购这些被严重地低估的资产大发横财。

有了钱再洗白,就成了白手起家、清清白白的励志企业家。

想到这里,师姐突然觉得张明杰在担任副区长期间,利用主管农村征地工作的职务之便所收取的10万元人民币和这3.5亿比起来都不算什么了。

在曲婉婷刚刚成名的时候,她说的是自己和母亲关系不好;

结果母亲一进去,却开始六年不间断地当着一个披着两张皮的“云孝女”:一边卖惨为母亲喊冤,一边和外国男友秀恩爱,陷入小三疑云。

7.jpg

8.jpg

曲婉婷只看得到自己的母亲在牢里,却看不到自己的母亲将国有资产贱卖给私企,贪污员工安置款、拒绝给职工宿舍区供暖、废弃锅炉房…….让几百名下岗职工们靠着烧碎煤度日。

2000年,哈尔滨市区的国有单位职工平均工资最高,年收入不到10000元,北京二环的房价也就4000到5000元,但16岁的曲婉婷却有钱在九十年代末被她的母亲送出国从高中开始就在外留学,还考大学念商科,即西蒙弗雷泽大学经济专业。

9.jpg

10.png

曲婉婷的父亲是某园林局的一名普通职工,张明杰则是一个处在关键位置上的公务员,仅凭两人的工资压根无法支撑曲婉婷在外留学,还念商科。

11.png

曲婉婷的音乐梦想纵然曾短暂受到过张明杰的反对,但曲婉婷口中那个让开发商买下女儿的演唱会门票的“英雄母亲”也是她。

12.png

曲婉婷是“清白”的,她只是受惠于自己母亲为她打造的环境,最大的嘲点无疑就是一直躲在国外不回国,不吐任何钱款(退回钱款可以让张明杰少量刑),还要在网上“云尽孝”,看不到张明杰为她打造的环境背后到底埋了多少人的尸骨。

13.jpg

张明杰贪污资金3.5亿,其中仅有1100万是给员工的安置款,而这些钱原本是要分发给566个下岗职工。

14.jpg

算了算,每个人到手资金在19434.6元左右。

不多,但也能让这些本就收入微薄的职工度过2009年的冬天,不至于烧碎煤过冬,甚至还有职工因患病无医疗保险,最终上吊自杀。

15.jpg

更可笑的是,当初贱卖种繁殖场的六千多万也从未到工人手里,而是到了由东江公司实际控制的以原种繁殖场名义开设的银行账户中。

东江公司也没有履行与原种繁殖场工人签订三年劳动合同的承诺…..

16.jpg

于是,上面的人富了,中间的人一环一环将款项给逐渐分赃,都不用到最底层,这钱就不够分。

17.png

这还不是最可悲的,最可悲的就是那些踩着第一代肮脏资本上来,再靠着二代洗白,三代洗成上流社会的人还要踩着我们的贫穷,看不起我们的自尊,无视我们的愤怒,将所有的原因都归咎在我们的不努力和愚蠢上。

再合理化二八金字塔法则,人为分出三六九等,我想不出比这更坏的人。

相关阅读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