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当前位置:  女人网 > 娱乐 > 电视剧资讯

《传闻中的陈芊芊》注定烂尾

电视剧资讯

2020-06-01 14:45:29

来源:女人网

责任编辑:先投

我其实很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会给《传闻中的陈芊芊》打高分。因为我自己在一开始也是其中之一。大概是因为大陆电视剧这两年总体的低质,让这种有巧思,有新意,走原创,讲逻辑的作品在我这多了一层弥足珍贵意味的讨喜。 

我其实很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会给《传闻中的陈芊芊》打高分。
  因为我自己在一开始也是其中之一。
  大概是因为大陆电视剧这两年总体的低质,让这种有巧思,有新意,走原创,讲逻辑的作品在我这多了一层弥足珍贵意味的讨喜。
  毕竟我们的国产剧缺创新力与好概念太久了,满屏都是烂都烂不出新意的伪女性主义,伪现实主义糊墙玛丽苏,想要看点好的,都得自己去马桶里面淘金子。
  正当大家都痒痒的时候,突然来了这么一部设定和概念都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自然是久旱逢甘霖,不鼓掌都难。


 而这几天大家都在夸的好,我大部分也都同意,特别是针对前几集的反套路叙事,是大陆最近几年都少见的编剧魄力。

  有几个点的设计我还特别喜欢。
  比如整部剧三层重叠的概念设定。
  第一层,现代编剧穿进了自己写的古装剧本。
  第二层,魂穿自己剧本中的女二,将本该开场就死的女炮灰硬掰成了女一。
  第三层,剧本中男尊城和女尊城的两种极端设定。
  以前的大陆剧能有其中一个,就已经谢天谢地,要在营销通稿里用“新颖”“反套路”这些词大吹特吹了,现在《陈芊芊》一下子整了三个。
  而且这三个概念不是模块化的,是互相影响的层叠关系。
  第一层和第二层是因果,就是因为它是在自己的剧本中,才有机会以编剧的上帝视角,让自己魂穿的女炮灰活下来,变成了女一。


也就是说,第一层把第二层的概念合理化了,
  而第三层,大家可以理解成剧本创作中的“矛盾制造者”。
  它的设定本身就是一种对冲,男尊城,女性地位低下; 女尊城,反过来男性地位低下。


而男主的身份,是男尊城被送过来女尊城和亲的少城主,女主陈芊芊又是女尊城最刁蛮任性的三公主,同时陈芊芊身体里还是写了拥有上帝视角的编剧本编。


戏剧冲突,非常容易就产生了,而且效果不会差。
  同时第三层还负责引出它前几集的剧作立意——
  在一开始打破了男女主角谈情说爱的小格局,以荒诞的反讽手段去解构当下社会平权的问题。
  开场一上来就是女主当街强行抢亲,让下人将男主送到自己的府上。拜堂需要男主戴头纱,点守宫砂,恪守夫道;孩子出生了,冠上的是女主的姓氏。

 
男主吃女主的,用女主的,不能跟女主同桌吃饭,要给她备菜,伺候好女主,没有任何的发言权。

将男女社会地位进行对调,很多情节就会跟现实生活中我们遇到的事情、所持的观点,形成巨大的反差,从而达到讽刺现实的效果。
  这些东西,我相信大家应该看到不少号写过了,我也就不展开夸了。
  写的都没错。但我觉得,大家好像都忽略了一个东西。
  它是一个甜宠剧,后面的故事发展,所有的主线都还是围绕着男女主谈恋爱在去展开。


我当然不是说,甜宠剧有错,甜宠剧本身没错,但是当甜宠和上面的那三层设定撞在一起的时候,它会出现一些根本没有办法调和的矛盾。
  就像是油注定了是不溶于水的,你把两个强行混在一起,能看到的只有分层和脱离。
  这种分层和脱离直接决定了它后半部分的剧情近乎必然的崩塌。
  一
  甜宠剧+现实议题?
  以女尊为题材做讽刺现实的喜剧,没有任何问题,甜宠剧是一种剧作类型,本身当然也没有问题。
  问题是编剧把这两个东西放到了一块,而它们本身是不兼容的。
  为什么不兼容呢?
  首先女主是女尊城三公主,虽然是穿越的,但是她的女性身份让她在整部剧中都负担着女尊城那一面的女性立场。


而男主是男尊城的少城主,为了龙骨在女尊城忍辱偷生,他负担着男尊城那一面的男性立场。


而甜宠剧的要求,自然是将他们的恋爱,作为主线,这必须要先去解决男尊和女尊在观念上的对立。
  这就会产生一个很致命的问题,男性立场VS女性立场,谁认输?
  这是一个没办法解决的问题,你要谈现实,你就必须继续贯穿你对性别议题的反讽,但你后面的故事根本就讲不下去,因为男女主不可能“合理”地去恋爱。
  你要甜宠,霸道总裁,你就只能让女性立场认输,但这又完全与前几集的立场相悖,是自己给自己嘴巴。


这两个不管选哪个,这部剧后面都没办法看。
  而编剧选择了两种都要,在前半部抓反讽,后半部强行抓甜宠,铁锅炖自己,结果就弄出了一个头重脚轻的畸形儿。
  这也是豆瓣上分数高开低走,大家都在大呼上当的根源问题。


也是因为编剧在后半部分完全偏向了甜宠这一端,所以整部剧各个地方都显露着矛盾。
  首先,男二的设定与女尊城这个概念是矛盾的。
  一部以女生为主角的甜宠剧,必然需要加入一个男二号去形成一对三角关系。
  他的身份地位不能太低,否则难能以跟拥有少城主身份的男主相抗衡,上演两男争一女的宠爱戏码。
  但地位卑微的男性,无法承担甜宠剧男二守护女主的功能,所以,编剧只好去打破女尊的设定。
  男二的身份被编剧设定为女尊城的学府老师。


他的职位是教所有的贵族女子读书识字,辅佐少城主批阅奏折,相当于是太子的老师。
  按理来说,在女尊城男子地位低下也因为这个老师的存在,变得说服力大减。
  不仅仅是男二号的设定,为了服务于甜宠的剧情走向,编剧在很多细节的处理上,都只能破坏一开始所展现的世界观。
  女子处于社会权力的顶端,手上却依旧有守宫砂,并且不能纳妾,要先跟男主离婚,才能跟男二成婚,这点依旧是服务于甜宠的一对一争宠戏。
  女尊城城主为女儿挑选丈夫,这一段为了配合男女主的甜宠线,让城主说出了类似“女人还是要被男人心疼”这类的台词,一城之主忽然把女性摆在两性关系中较为弱势的一方。


更让我觉得脸疼的是,女主和男主的线。
  女主各方面依旧都比男主弱,需要依靠男性,依旧是传统偶像剧中女主角的刻板设定。
  女主从一开始就选择跟男主协商,甘愿处于弱势的一方:“人前你听我的,人后我听你的。”


一开始你还能用想要在剧本世界活下去当人物动机去解释。
  但是当他们明确相爱之后,这些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戏码,真的只能用“背离”来形容了。
  比如她当上少城主,靠的依旧是男主的帮忙,而这座城的掌权人实际也已经异位了,从女性变成了男性。
  她能收服山寨的土匪,炸福脉,靠的全都不是自己,而是男主。


另一头的男主则因为来自男尊城的设定,让他的人物转变需要编剧花费更大的笔墨去铺垫:
  比如面对国仇家恨和对立面的女主,他怎么才能“有说服力”地爱上女主?
  比如本身是被男尊思维植入到骨子里的男尊城少城主,为什么能够突然可以为女主去犯险,甚至牺牲?


这些铺垫,我在这部剧的一开始还能看到,但是越往后,越敷衍,编剧的故事笔触对于“发糖”这一目的性越来越明显。
  明显到已经可以不顾二人相处细节的铺垫,硬凑到一起了。
  二
  女主人设极不讨喜
  最后再说一个比上面这个矛盾还要致命的东西。
  女主的人设在后半段被写得极不讨喜。
  一开始女主在剧本世界为了活下去无所不用其极,这尚且能解释,主角也并不一定要是完全的好人。
  但你不能让她整部剧不是谈恋爱,就是在闯祸。
  这还不算,最完蛋的是,为了配合男女主的恋爱主线,编剧把非常受观众喜欢的女二直接黑化成了反派。
  在女主穿越前的剧本里,女二善良,正义,美丽,知道母亲偏爱三群主,但还是很宠自己的妹妹。
  而且不是一个恋爱脑,被男主灭城后,她没有太多的儿女情长,经历千辛万苦,拿回属于自己的城主之位。



这才是独立女性啊。
  女主卡在剧本以后,女二还是一个很宠爱妹妹的好姐姐,得知妹妹当街抢了自己的未婚夫,引得众人非议,她没有生气,呵斥下人不得说闲话。


看到妹妹带男主去教坊司,哪怕这种行为与礼不合,她还是选择偏袒自己的妹妹。
  她的能力和努力,完全能够胜任少城主的身份。
  这时,观众已经对女二产生移情,喜欢上了这样一个文武双全的女孩。
  编剧让女二黑化的手法也很让人费解——是通过让女主角无意间多次成为施害者,女二号无辜成为受害者,最后因为不甘心和懊恼,反过来对付女主角。


女主为了获得男主的信任,给女二报假信有人卖国,结果女二扑了一个空,挨了城主的骂。
  女主为了讨男主的欢心,做了烟花,跟女二做任务时的信号弹重合,导致女二受伤。


女主没有在考试之前就跟男主说清楚自己不想当少城主,导致男主在背后使力,让女主成为文试第一名,武试第一也是靠男主的安排、谋略,加上女主的运气和主角光环。
  结果,女二得不到本该属于自己的位置,女主还推三阻四、不情不愿地当上了少城主。


我们不是说女主角只能是真善美的化身,她可以闯祸,可以犯错,但同时她的身上必然要有闪光点,否则人物会失去她的弧光。
  这部剧里的女主角她为了保命,她多次自私、谄媚、无脑的行为,让观众更加心疼女二,讨厌女主,这是非常失败的人物设定。
  这一点,再加上面的那种矛盾,最后只会让这部剧前半部分的好所积累下来的观众,一散而空。

相关阅读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