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当前位置:  女人网 > 娱乐 > 电影资讯

甜茶被绿算啥?电影圈的高级PUA才是看点!

电影资讯

2020-03-27 12:04:06

来源:女人网

责任编辑:先投

当蒂莫西·柴勒梅德出现在伍迪·艾伦的电影中,并担任男主角,对于甜茶的狂热粉丝来说,他们本以为会看到一个,像《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般的欧洲少爷。当然,甜茶在《纽约的一个雨天》里的人设,完全够得上豪门子弟,但是这个少爷,嗜赌、悲观,像哈姆雷特一样,在思辨和怀疑中,看待周围的浮华世界。

当蒂莫西·柴勒梅德出现在伍迪·艾伦的电影中,并担任男主角,对于甜茶的狂热粉丝来说,他们本以为会看到一个,像《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般的欧洲少爷。当然,甜茶在《纽约的一个雨天》里的人设,完全够得上豪门子弟,但是这个少爷,嗜赌、悲观,像哈姆雷特一样,在思辨和怀疑中,看待周围的浮华世界。这和观众眼中,一贯以风华绝代亮眼的甜茶形象,差异不小。

但是,谁让这是一部标准的伍迪·艾伦电影呢?对于这个老派的纽约人,他的电影就是要在文气冲天的大段台词中,包含着大量的狗血剧情,以及不断变动的性爱关系,和停不下来的酒吧爵士乐。

1
  恰如片名“纽约的一个雨天”,本片讲述了甜茶饰演的盖茨比,和艾丽·范宁饰演的艾什莉在纽约曼哈顿本该甜蜜温馨,但最终荒诞不经的一天。

作为校刊编辑的艾什莉,接到了采访文艺片导演罗兰德·波拉德的机会,恰好男友盖茨比在赌桌上赢了两万美元,两人便打算到纽约工作之余,来场豪华一日游。

满怀浪漫幻想的盖茨比,却在艾什莉采访完波拉德之后,一点点失去兴致。因为艾什莉每接触一个电影界大佬,狂热和痴迷的程度又加重几分。她先是为波拉德的忧郁气质,和停滞不前的创作困境所牵挂;之后又为波拉德的御用编剧特德,突遭妻子婚外恋所担忧;最后,还被大明星弗兰西斯科·维加彻底迷倒,甚至被媒体拍到视频,上了电视,成为绯闻。

而可怜的盖茨比,只能在纽约的雨天中,患得患失,用赌博来消遣时光。在得知女友和大明星有一腿后,他只能租赁高级妓女,假扮艾什莉,到母亲盛大的派对上蒙混过关。

盖茨比对于艾什莉毫无疑问是真爱,但是艾什莉对于盖茨比,或许只是因为后者独特的气质,一种混合文艺青年和赌坛新星的荷尔蒙诱惑力。而一旦艾什莉遇上怀才不遇的导演、情感纠葛的编剧和魅力四射的巨星,她可以瞬间变成“骨肉皮”。尽管艾什莉并非是没见过世面的傻妹,伍迪·艾伦甚至让这个尤物降临在银行家的金窝里,可为了让盖茨比蜕变,抛却之前的羁绊和困扰,他不得不让艾什莉极尽丑态之能事。

所以,在这场爱情一日游中,艾什莉只是一个衬托物,甚至是功能性的角色。盖茨比才是那个需要作出抉择的人。他以为艾什莉是“真命天女”,既美丽动人,又和自己门当户对,是个进可罗曼蒂克,退可雍容华贵的可人儿。但是,伍迪·艾伦绝不会让他的男主角这么轻松地获得真爱,在看清艾什莉的本质后,他果断和她一刀两断。

片中赛琳娜·戈麦斯饰演的陈,更适合盖茨比吗?表面来看,貌似符合狗血剧的路数,斗气冤家、女强男弱、意外邂逅,甚至还暗恋多年。但实际上,伍迪·艾伦,只是描述了另一段即将崩溃的恋爱而已,雨后邂逅的盖茨比和陈,或许会在盖茨比的另一番遭际中,再次破裂。

2
  就像上文说过的,艾什莉这个人物,其实是伍迪·艾伦捏造的幻象,多金美貌的尤物,只是一方“骨肉皮”的检测器,验出影坛的腌臜和淫靡。

看看在艾丽·范宁吹弹可破的雪肤下,三类影坛最有代表性的男人,如何施展他们的PUA大法。首先是列维·施瑞博尔饰演的文艺片导演罗兰德,在第一次见到艾什莉后,他其实一见倾心,但并不急于奉上殷勤,因为这样往往适得其反。

所以,他先夸上一遍自己的前妻,用“聪明、金色长发、充满艺术触觉”来描述,并不经意间透露前妻的名字也是“艾什莉”,不过是“Ashley”,而女主角艾什莉的英文是“Ashleigh”。在让艾什莉感觉自己和前妻形象气质相似,名字同音外,还不忘夸一下她的英文名更高贵。接着,罗兰德用“独家爆料”让艾什莉感觉受到重视。最后,以毫无灵感、退出电影等借口,让艾什莉对他产生恻隐之情。一套组合PUA,让艾什莉彻底沦陷。

相比罗兰德,编剧泰德和大明星维加的招数,要简单粗暴的多。泰德一没有导演魅力,二没有巨星颜值,所以他利用艾什莉的怜悯和善良:让她目睹自己遭遇妻子出轨。可从后来泰德妻子的口中,我们知道,泰德绝不是个老实人,相反,他勾搭的女人各种各样。而大明星维加,只需要颜值和名气,便立马将艾什莉拿下,差点和她发生关系。

对于浸淫电影圈几十年的伍迪·艾伦来说,那些电影大佬如何利用自己的魅力,让痴迷光影世界的少男少女,拜倒在柔光暗影之中,他自然深知其道。本片让艾什莉像是连中彩票一般,仅在一天之内,被编导演三种人“连番把玩”,辛辣讽刺之味,在曼妙的台词节奏,和律动的爵士乐烘托下,以一种柔和而毫无攻击性的滋味,让观众为之神魂颠倒,而一旦细细咂摸,这分明就是被掩饰的“潜规则”!
  3
  除了乱花迷眼的恋爱过招,对于主角盖茨比,他一直在“雅俗”和叛逆中寻找平衡点,更准确地说,希望找到一个发泄口。

在盖比茨的纽约之行中,最让他头疼想要逃避的,便是母亲的秋季聚会。这是一个类似文学沙龙一样的酒会派对,盖比茨虽然从小被母亲强制要求读文学作品,但他心中对文学的反感越来越深,以至于逃避。

这种文学和艺术气息,让盖茨比相比同龄人更加内向,喜好安静。而叛逆因子,让他又酷爱赌博,享受赌桌上的智力搏斗,以及变化莫测的赌局结果。
  文艺和赌博,构成了盖比茨截然不同的两面。他既希望和艾什莉这样的心上人,谈论作家名著,又逃避母亲举办的任何文学沙龙。盖比茨或许从小就在对文艺的热衷和鄙夷间痛苦抉择。

这种难以从心所欲的矛盾感,根源于母亲对文学的畸形热爱。过度补偿的文学韬养,让文学作品中的真挚,和名头为先的矫饰相抵牾。像盖比茨这种聪慧早熟的男孩,他不可能没领会,对文学的真正热爱,不是炫耀和展示,而是低回吟唱,独自酌杯。

所以,在影片高潮部分,伍迪·艾伦用一种鸳鸯蝴蝶派小说的烂俗套路,让盖比茨的心结化解:原来母亲早年是个应召女郎,在和他的父亲真心相爱后,用应召费创业,才创下这么一个堂皇之家。而母亲之所以恶补文学,甚至让孩子从小耳濡目染,就是为了逃避之前俗之又俗、贱不可贱的自卑身份。

盖比茨知道这一切后,终于化解了心中困惑,真诚地面对自己,这是母亲给予他最宝贵的一节课,比陀思妥耶夫斯基和福楼拜的冲击力要强的多。所以,他才在最后,果断下了马车,和倾慕不已的艾什莉分手。此时的盖比茨,终于学会拥抱真实,告别浮华。因为艾什莉这个角色,恰恰就是导演伍迪·艾伦在片中创造的浮华象征。

相关阅读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