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当前位置:  女人网 > 娱乐 > 电影资讯

春潮 | 无法化解的矛盾何时解冻?

电影资讯

2020-06-03 13:15:24

来源:女人网

责任编辑:先投

早上八点看了一遍。晚上八点又拉着我妈看了一遍。本来想和她讨论一下,结果她说没看懂。好吧,趁着我还意识清醒,自嗨一会儿。本来该过几天再动笔的,但是马上就是交论文高峰期了,想到啥先记点儿,之后再说吧。一开始,建波就让我想起《送我上青云》里的盛男。记者,独身女人,知识分子,贫穷而孤独。但两部电影的聚焦点明显有不同.

先说两句
  早上八点看了一遍。晚上八点又拉着我妈看了一遍。本来想和她讨论一下,结果她说没看懂。好吧,趁着我还意识清醒,自嗨一会儿。
  本来该过几天再动笔的,但是马上就是交论文高峰期了,想到啥先记点儿,之后再说吧。
  一开始,建波就让我想起《送我上青云》里的盛男。记者,独身女人,知识分子,贫穷而孤独。但两部电影的聚焦点明显有不同。


如果说盛男面临的难题最后还能得到家庭的支持与和解,那么在建波这里,矛盾是无解的,或许只有随着时间流逝,随着病魔与死亡带走格局的一级,才有可能使矛盾垮塌。而垮塌,其实也只是另一种形式的无解。
  代际冲突在中国的影视剧里是个永不过时的话题,过去有狗血婆媳斗智斗勇,现在有亲子关系全民热议。中国的家庭里永远不缺乏战争。眼色,脚步声,被窥探和被毁灭的隐私,连爱也只是沦为战利品。


我已经不记得我有多少次感叹自己的家庭环境还算和谐美满。至少风平浪静。
  在《送我上青云》里,男性角色的出现是必要的。而在《春潮》,男性其实只出现在纪明岚、郭建波和郭婉婷的话语里。电影里的男性角色几乎都没有露过正脸,镜头也很少。露脸最多的周叔,也并未处在祖孙三代矛盾的中心,甚至根本无法参与进去。那些让母女歇斯底里争吵的男人活在过去,从未出现也不需要出现。正是他们的缺席,才使得主要矛盾如此尖锐突出。这已经不是单纯的两性问题。
  那么就分别谈吧。
  01
  纪明岚&郭建波
  母亲纪明岚是经历过那个特殊年代的人,身上带着那个时代印记。建波在病房里的自白一针见血地指出:“你占有的太多了……你正在把你的虚荣、虚伪输送给她……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家庭不是战争……”纪明岚的确是个虚荣又贪婪的人,并且几十年过去了,还在用阶级斗争的思路对待身边的人和事,而且十分自私。跟《三体》里叶文洁的母亲有些相似。
  几个典型的片段:
  小孙女郭婉婷跟着妈妈郭建波在外面住了几天后回到家里,姥姥纪明岚立刻说起“你妈怀着三个月身孕还想打掉你”“我也不知道你爸爸是谁”的旧事,并表示“我不能把你交给一个想要杀死你的人”,通过攻击建波来打破婉婷对母亲的信任,再将抽屉里的存折拿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抱着孙女说:“这是用你的名字存的,密码是你的生日,不能告诉任何人。姥姥怕自己哪天去了,你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学费。”一番言语引得婉婷也泪水涟涟,把女儿建波当外人排除在外,使孙女更加依赖自己。孩子的信赖,是可以让她耀武扬威的战利品。
  纪明岚几十年前是戏院的老师,现在是社区的干部,在追名逐利这方面一直没有停息过。她喜欢穿着正装在人群中穿梭,喜欢离自己半米的镜头和麦克风,喜欢站在正中央拍大合照,喜欢在排练《我和我的中国》大合唱时偶尔来几句点名批评。这是她在外的风光、地位。而她为了保护自己的权力名声的另一面就在家里,与女儿建波的矛盾里。楼上的王阿姨自杀,在她看来是负面新闻,会给社区带来不良影响,而当报纸上出现这一报道,她第一个怀疑的就是自己的女儿。即使周叔坐在饭桌上,她也直接讽刺道:“你们这些记者天天批评这个批评那个的,这不是白眼狼吗,吃着国家的粮还要骂国家。”那天建波报道的,是一起小学校长性侵案。


而母女俩互相仇视的根源在于纪明岚的丈夫,郭建波的父亲。那个不断出现在她们的对话中的人。像是芥川龙之介的《竹林中》,每个人对同一件事的描述都不一样。这个已经死去的男人,在纪明岚口中是大流氓,不要脸的嫖客,让自己受批斗,过了十几年苦日子,有无数种可能的死法,是最不合格的丈夫。而在建波口中,这是一个温柔体贴的父亲,他会亲手给女儿做玩具,会在她月经初潮时教她叠卫生纸,帮她烧水泡脚,会带着她去动物园看长颈鹿,给她买汽水和面包,最后因心肌梗塞抢救不及时去世。
  建波那时作为一个小女孩,需要的是家庭的温暖,她只有父亲的爱。母亲纪明岚那时为了跟丈夫离婚嫁到城里去,只将女儿视为赢取他人同情的工具。建波恨的是作为母亲的纪明岚,即使她知道母亲年轻时也受了许多苦,但是作为一个失去母爱的人,她怎么也无法原谅纪明岚。电影里有一个桥段是一群黑衣人来到她们家里四处搜寻,最后找到一只悲泣的黑羊,将羊拖走,拖出门外时,黑羊变成了母亲纪明岚,无助地哭喊着、挣扎着,而建波只是冷冷地站在原地,看着眼前这一切。没错,母亲是很苦,但是她仍然无法表达同情。


纪明岚的恨就不用多说了,以她的性格,丈夫、女儿,甚至小孙女,不都是阻碍自己追求更好生活的绊脚石吗。
  02
  郭建波&郭婉婷
  建波事实上是走了母亲的老路,她的未婚先孕或许是出于对父亲的依恋,母亲对待婚姻不负责任的态度也必定影响着她。


建波打心底里并不想让女儿婉婷再重蹈覆辙,她给不了父爱,只希望自己能做个合格的母亲,至少不要像自己的母亲那样。但是女儿出生后,她却又面临着与自己的母亲也就是孩子的姥姥争夺抚养权的斗争。三代女性住在同一屋檐下,很奇怪,小孙女婉婷和姥姥一起睡,建波单独睡一间房。这并不是什么隔代相亲,而是三方的拉锯战,仿佛《1984》里的三大国,关系无非结盟或是翻脸。
  当姥姥纪明岚因为婉婷的玩闹要大打出手时,是建波挡在了孩子面前,这是她难得的保护孩子的机会。然而好不容易建立起了亲密关系,当母女二人在狭窄的职工宿舍享受片刻的惬意温暖时,建波又半途溜走,去找了情人。婉婷再一次选择了姥姥。


在婉婷这里,姥姥是一个几乎替代母亲的角色,“我二年级的时候写作文,要写母亲,可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你,结果把你写成姥姥了。”但真正的母亲出现时,气氛往往温馨得多。母亲是不可替代的。
  父亲也是。长期生活在只有女性的环境中,婉婷其实并没有对父亲的缺位感到什么不适。但是当她走进同学崔英子的家里,看到英子和父亲之间亲密和谐的相处,就会点燃她内心对于父爱的渴望。
  为什么是长颈鹿呢?
  长颈鹿的头高高地悬在空中,俯视着周围的人,它们的脖子又细又长,却无法够到地面。就像建波,在大地一片歌舞升平中,为自己的思想建造空中楼阁,她的头脑悬在半空,脱离大众,孤独,而且无法落地。
  喜欢结尾时建波坐在按摩店里闭眼听着那个台湾人播放大海的声音,在脑海中美好的意淫。喜欢婉婷翘掉演讲比赛拉着英子的手去追逐流动的潮水。


生命解冻,流泻的春潮淌过病房和舞台,带走所有戾气和虚荣,海豹的声音在建波耳边回响,婉婷在小河中用手舀起水,泼向最后的镜头。
  最后,感叹一下,郝蕾是真的美啊。

相关阅读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