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当前位置:  女人网 > 娱乐 > 电影资讯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宽恕自己,并爱自己

电影资讯

2020-10-29 10:58:06

来源:女人网

责任编辑:先投

我总觉得《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这部电影的画面可以做得更好一点,不过毕竟是2006年的电影;至于其他方面,这部电影还是相当优秀的,而且的确非常独特。确实是一部很有趣的好电影。

我总觉得《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这部电影的画面可以做得更好一点,不过毕竟是2006年的电影;至于其他方面,这部电影还是相当优秀的,而且的确非常独特。确实是一部很有趣的好电影。

说一下我的个人理解,我觉得这是一部描摹现实的现实主义写实风格作品;
  可能看过电影之后会对我的说法有异议,不过我看来,现实主义的含义并不一定是简单地摹刻现实,而在于更本质的东西——
  作品的所有内容都来自于现实,而不是抽象和虚构;
  只有这样,现实主义才能和幻想主义(我自己造的词,意思是幻想题材的总体风格)对应起来。
  幻想主义作品的核心,就在于“模型”;
  所谓“模型”,就是一种巧妙构造的、不同于现实世界的虚构的舞台世界。
  我认为最好将其与戏剧艺术结合起来看:
  戏剧的本质就在于“舞台”的存在,这使得整部作品完全区别于台下的现实;
  而电影本质上则是构建一个没有明确边界的“舞台”,并通过影像记录下来。
  电影所营造的舞台,就是“模型”。
  《告白》,就是一个很典型的“模型电影”,而且毫无疑问也应当属于幻想主义;
  尽管反映的是现实问题,但是艺术风格依然是幻想主义的(毕竟哪有什么作品不是反映现实问题呢)。
  而《松子》则是很典型的“现实电影”,其中的情节、人物、背景,全部是对于现实的描摹;
  其中并没有试图构建一个更简洁直白的“模型”,因此将数十年的社会现实融入一个个体的一生,这也是本片中大量元素融杂的根本原因。

因此,我觉得要是想详细分析《松子》,那就必须非常了解当时的日本历史;
  具体来说,就是昭和22年到平成13年(1947年到2001年)。
  因此我就简单一说,有兴趣自己查吧。
  尽管我并不怎么了解,但是至少还有百度。
  大致来说,这段时期就是战败后高速发展的后昭和时代、到日本泡沫经济破裂的平成大萧条时代。
  所以应该也不难理解,故事中几乎所有角色的迷茫彷徨,以及因此而生的种种性格缺陷;
  这是资本经济爆发并崩溃的历史现实下,普通国民所必然经历的不幸时代。
  猜猜看中国会不会有这个时代?
  Bingo。

接下来说一下松子这个角色;
  作为主角,她是我认定本片必然属于“现实主义”的根源。
  松子,很明显不是一个典型的模型化的角色,而是一个脱胎于现实世界的现实形象;
  所以本片并不是用松子去讲一个故事,而是通过这个故事来塑造松子,以及当时的整个日本社会。
  松子是一个很鲜明的形象——
  她热烈地热爱着世界和生活,但是她的热情只有一个来源,那就是男性;
  从她的父亲,多个爱人,嫖客,过去的学生,以及最后一个傻乎乎的男偶像。
  她一直以为,自己的生活就是为了这些男性,自己的意义就在于向男性奉献自己的生命;
  所以每一次她都在某个男人的身旁,每一次都被他们所伤害,然后每一次都再次投入他们的怀抱;
  直至死去。
  只有一次,她隐约窥见了自我,在她和好友泽村惠一起的时候;
  然而最独立的泽村惠也最终选择了婚姻,因此在被好友邀请去家中喝酒的时候,松子又选择了寻找另一个男人去逃避自我。
  泽村惠没有明白,松子也没有明白——
  她们活着,只是为了自己一人,而不是为了其他的任何一个男人;
  她们活着,只是因为她们自己想要活着,而不是为了奉献或者付出。
  女权,说到底无非就是如此;
  可惜的是,一如既往,一切都会被曲解。

在狱中,松子的最后一个爱人阿龙看到《圣经》中说:“神即是爱”;
  当神父告诉他“人的心太过脆弱,不能够宽恕最不可宽恕的人、并爱最不可爱的人,但是借助神的力量就可以”的时候,当阿龙低下头说“松子就是我的神”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明白了;
  然而并没有。
  对于任何一个人而言,最不可宽恕和最不可爱的人,永远都是“我自己”;
  我以为阿龙理解了,只有借助松子这种全心爱着他人的力量,他才能最终宽恕自己、并爱自己;
  然而并没有,他根本到最后也没明白。
  而最遗憾的是,松子自己也没明白。
  到底又有多少人能明白呢?

宽恕自己并爱自己,为自己而活;
  说起来简单,然而并没那么容易理解,更难做到。
  我们所有人都置身于繁复的社会关系中,家庭、朋友、爱人、同事;
  我们身边的所有人都可以影响我们甚至控制我们,让我们忘记自己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又是为了谁。
  我们在乎身边的人,觉得他们无可替代,觉得他们是我们生命中的一部分;
  然而并非如此。
  人生逆旅啊,没有什么是任何人生命的一部分,除了我们的生命本身。

最后说一句吧。
  我曾经也把自己的生命付诸于他人,我得到了一些东西,但是终究都会失去;
  然后我和自己对话,我看着我自己,和我自己共同生活,见到每样东西每个人都与自己交谈,揣测和分析我自己的真实想法,探求、质问、思索我眼前的这个人。
  我和自己对话了一年,那是我得到最多的一年,而且我知道那些东西永远不会失去;
  而且我为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感到难过,因为每个人甚至都没有与自己对话的机会。
  我们经常开口,然而我们根本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我们有时倾听,然而我们从来听不到自己的内心。
  认识自己并不困难,那本就应当是我们认识的第一个人;
  困难的是意识到自己并不认识自己,困难的是这个世界太过嘈杂,而且聒噪的人太多。
  我们活着吗?又为什么而活?
  ——在此之前,先问自己——
  我是谁?

猜您喜欢